星空梦

第一卷星辰天地///第一章盗帅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相信他已经得到教训,又何必继续咄咄逼人呢。华辰微微一笑,挡在一个躺在地上诸葛云封身前,说道。

秃顶大汉哈哈大笑,龇了龇牙,唾了一口口水,嚷道:呸,什么玩意,小屁孩那红火那转去,别打扰了大爷的兴致,连你一块儿打。横手一挥,想将华辰推开一边。华辰退后一步,避开大汉的手掌,仍然挡在秃顶大汉面前。说道:老兄,他只不过是偷你的东西,他学艺不精,被你当场逮住,挨一顿胖揍,那是他咎由自取,说实话,小弟也十分痛恨这种人,不过想想以你老兄的巨力,再打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老兄本是正义有理的有方,最后却弄得无理,那可真是得补偿失啊。对于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小弟是绝对要劝劝老哥的。

说罢,微微一笑,径自退到一旁,将中年人完全让给秃顶莽汉,不再理会。

莽汉上前一步,一脚踢在小偷屁股上,直踢的小偷又是一个趔趄。莽汉看了华辰一眼,对着中年人喝道:妈的,今天老子给小兄弟一个面子,就饶了你,下次别让老子发现你还偷东西,否则弄死你。说罢,转身骂骂咧咧地走了。

华辰笑笑,这莽汉还知道得理让人啊,倒也不算是个鲁莽之人。围观众人眼见好戏收场,各自散去。中年人挣扎地爬了起来,唾出一口血沫,对着华辰拱拱手,略有羞赧地说道:今天多谢小哥了,否则可能真的被打死了。

华辰眼神眼睛一副戏虐地盯着中年人,眼神中却并无一丝笑意,冷冷地说道:要不是念在你家里有小孩子需要照顾的份上,你就是没有被他打死,小爷我会废了你。冷哼一声,走前两步,却又退了回来,甩下一叠钞票,带上墨镜,向前方走去。

一身锦衣华服的华辰随意地在巴萨城逛着,这种小事在大都市里实在是太多见了,现在这世上以实力为尊,管你有理没理,拳头说话,当然你既没有实力,还又不占理,被打死了也活该,高度发达的物质导致了极度空虚的精神,打架斗殴不失为一种谈资,一种调剂,所以看客虽多,管者寥寥。若不是之前华辰见那中年男子一再留恋儿童玩具商店,几次破门而又不入,而且行为分明就是一个新手,不知道脑袋发昏了怎的,他才不带理会。

华辰撇着嘴,这位老哥这是的,你说你没有钱,就想偷点钱,行啊,可你也得看看人吧,哎,眼光挫成那样,也让人惊叹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倒也十分热闹,华辰顺着人群而行,两手随意地挥动着,就像正常行走的一种有节奏地挥动般,华辰脸上散发着迷人的笑容,就像是在闲庭散步,走着走着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不多时,华辰出现在巴萨星宫大酒店前,随手打赏了迎上来的侍者一百元星辰币,问道:杰森,爱丽丝小姐回来了吗?侍者杰森打了一个招呼,说道:爱丽丝小姐已经回来了,现在正在房间里等着先生呢。接着笑笑地说道:华先生,爱丽丝小姐回来后,也曾询问我先生是否回来了。

华辰摸了摸下巴稀疏的小胡子,笑了笑,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杰森回笑着,点头离去,华辰进入电梯,轻轻地谈着响指,看着电梯指示灯不停地闪动,最后在顶层停下,他吹了一声口哨,笑道,呵呵,又来。

推开房门,华辰迈步进入,心里数着1,2,3,然后猛地仰头,身体后扳,一股劲风将将从鼻尖划过,华辰身体旋转,脚下发劲,一把抱住偷袭者,紧紧地将其顶在墙壁上,华辰戏虐地笑着,我说美女啊,又来,你真的是很有韧性啊!被压在墙上的美女哼了一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华辰又加了把劲,狠狠顶住,色迷迷地笑着:想推倒一个男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哦。

被华辰压在墙上的是一个金发美女,名字叫做爱丽丝,样子23岁左右,此时轻微地喘着气,双颊有些微红,胸口上下起伏着。爱丽丝翻了华辰一个白眼,说道:可以了吧。推开华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走到沙发前,背后一仰,直接躺下,姿势性感大胆诱惑至极,向着华辰勾了勾手指,眼神朦胧地说道:那小弟弟,你来告诉姐姐,如果一个女人没有推倒男人,那那个女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呢?说完后,红舌探出,慢慢地舔着自己的嘴唇,好似十分期待的样子。

华辰一副猪哥地移到金发美女前,上身前探,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爱丽丝高耸的胸部,双手揽住爱丽丝的细腰,一阵抚摸,说道:这么性感的身体,当然是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蠢蠢欲动了。爱丽丝脸颊一丝红晕快速闪过,身体有些发颤,咬了咬嘴唇,也笑着站了起来,故意走前两步,贴近华辰的身体,性感地扭动着细腰,看着华辰一脸猪哥的样色,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到底是小屁孩,双手环拢着想着华辰的腰间探去。华辰身体一僵,感觉浑身燥热,脚下不自觉地退后两步,面上有些涨红却带得意地说道:姐姐,好大的美丽啊,不过嘿嘿,你的耳环。右手摊开,一对漂亮而炫目的珍珠耳环躺在华辰的手上。

爱丽丝愣了一下,也笑道,不错啊小辰辰,那你又有没有发现你短了什么东西吗?晃了晃左手,两根手指夹着一个男士钱包,不用多看,华辰就知道是自己的钱包。那么大的钱包被爱丽丝顺了过去,华辰知道这一场比试是知道自己是输了,看着面前得意洋洋,笑得花枝招展的爱丽丝姐姐,忽然想起之前自己抚摸爱丽丝的细腰,好性感,心里想着,脸上不自觉地露出靡旎的神色来。

爱丽丝发现华辰不说话了,一双星眸却瞟着自己的细腰看,爱丽丝心头十分得意,本想调笑华辰两句,戏弄一下这个可爱的弟弟,却一瞬间不知该说些什么,见华辰还未自不觉地瞟着,有些生气却有些害羞,胡乱间左手便是一甩,钱包向着华辰砸去。

尚在幻想陶醉的华辰对飞物反应不及,钱包正正地砸在华辰鼻子上,华辰呜咽了一声,蹲在地上,鼻子涨涨地好酸好痛,爱丽丝狠狠地说道:小坏蛋,连姐姐的豆腐都敢吃,给你点教训,咳嗽了一声,故作正经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门逛的一声巨响,大厅里就剩下华辰一人了。

华辰揉了半天鼻子,终于缓过劲来,看了看爱丽丝紧闭的房门,好像是惹姐姐生气了,咧咧嘴角,尴尬,又有点心虚,居然对自己的姐姐,额,华辰狠狠地摇了摇头。打开电视,随意地挑弄这频道。捡起摔在地上的钱包,细细数着今天的收获。

不错,华辰就是个贼,不过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是个有品位的贼,偷盗是一门艺术,需要有眼光,有智慧。首先要再茫茫人群中,选择出自己要下手的对象,这种选择不是一种偶然,而是经过多重筛选过后的必然,就像一个暴发户在世家人群中怎样掩饰都是那么的碍眼,让人一眼就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选择好对象后,就是细心观察了,这个人的品味如何,气质如何,心理状态如何,这些都是一个有品位的贼必须要研究的东西。再然后就是下手了,这完全就是技术活了,分为天赋而后天努力了。最后就是善后了,没有一个好的销售渠道,只会徒然让作案风险大增,历经千辛万苦,结果在最后让人逮个人赃俱获。

不多久,爱丽丝就出来了,打扮的依旧是性感迷人,两人虽然不是亲姐弟,但一直相依为命,一直都很亲密,只是今天事态发展地有些过了头,虽然两人之间还有一些尴尬,但两人都自觉地避免了那个话题。

走吧,去吃饭。爱丽丝说道。

华辰挠了挠手,点点头,说道:哦,去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