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邪痞

第1章 奇迹见真人

君叶一每每经过那所修真的殿堂,就流露出了非常渴望进去研修的欲望,可是自己仅仅的是一个穷小子,除了养家糊口之外,没有多余的钱财来供给自己去修真的殿堂里面修炼。

每当站在山坡之上,看着殿堂里面的修真者们都和自己几乎是同龄人,可是人家却有机会修真,而悲苦贫穷的人,就只能是一辈子没有出息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这里是属于奇幻天宇空域的修真的大陆,里面居住着向往仙界的人们,他们可以通过个体的修真,已达到超脱自己,可以真正的超凡脱俗的境地,那就是白日飞升,真真的升华进入仙界。

所以几乎在修真大陆上的每一个人,都已修真为自己的毕生追求,已达到白日飞升的目的。可是在这里却有那么一小波的人,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他们为生活所困,交不起修真的学费,只能是自生自灭而已。

“孩子,这就是命,别整日的胡思乱想了,还是先顾眼前吧,吃饭填饱肚子最重要啊。”双亲每当看到君叶一痴痴地望着修真者发愣的时候,就会这么对君叶一重复的说道。

可是并不这么认为的君叶一,总是在闲暇的时候,偷偷地寻找机会,在山坡上面可以看得到的地方,偷学那么一招半式的,时间久了除了修真的心法君叶一还是一窍不通之外,其他的什么手法了、招式了还有主要的就是气质了,都学得像模像样的,你要是不认真的查看,还真的以为君叶一是一个不错的修真者呢。

一天,君叶一砍柴回来,又在山坡上面有模有样的练了起来,不料却被一位正在打猎的修真殿堂的老师撞见了。

“哎,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子,怎么不在殿堂里面修行,却跑出来偷懒儿啊?”

君叶一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位仪表不凡的人,只见此人相貌堂堂,刚中带柔,一看就不是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位训练有素的修真者,。

“还看着我干什么?赶紧的回去,不然的话我可要惩罚你了。”紧接着那人又看到了君叶一衣着很破烂,似乎是没有穿殿堂的号衣。非常不高兴的说道:“看你练得有板有眼的,怎么没有穿号衣啊?还把衣服搞得这么破破烂烂的,一定是你贪玩,被山中的荆棘刮破了。”

说着将一件崭新的号衣递给了君叶一,“穿上我的吧,赶紧的回去,不要荒废了学业啊,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研习的啊。”

君叶一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进入只有富家子弟,或是官家子弟才有机会进入的殿堂修真。异常高兴的穿上了这件号衣,高高兴兴的研修去了。

其实这个打猎的老师并不是那么二货的,他早就注意到了,在山坡上有那么一个野小子,却总是一有机会就会偷偷地学习殿堂了里面的一招一式,而且比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都学得好。

所以他就想找个机会,将这小子引进殿堂里面修炼一番,可是自己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官而已,并没有多余的钱财来支付那笔庞大的开销,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修仙的。

于是他便找了这么一个机会,一来呢看看这小子的应变能力,而来呢看看这小子的胆量,到底有多大,要知道胆敢假冒修真者,在这里是要处以极刑的。

仰仗着身上的号衣,君叶一顺利的进入了修真的殿堂,可是初来乍到的他,除了在山坡上面观察到殿堂里面的场景之外,真的不知道亲临其境的感觉,和偷偷地偷窥的感觉,那是大相径庭的,首先进来之后就找不到北了,里面除了中心的练习场之外,四周都是一排排的房间,至于自己应该进入那个房间,君叶一还真的不知道。

“干什么?哪里来的野小子,你那个级别的修真啊?这里可是玄天三级了,滚开。”一名自鸣得意的纨绔子弟,狗眼看人低的瞥了君叶一一眼,非常的无礼的说道。

这时君叶一才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号衣有一个小小的三角标志,而那些自称是修的高级的号衣上面却画着一个菱形的标志。

“哦。”恍然大悟的君叶一这才明白,原来机关在这里,似乎明白了一切的君叶一,赶紧的在整个殿堂里面寻找身着有三角形标志号衣的修真者,看看他们到底是在那一间房间里面,可是不知道是那个人有意的捉弄自己,还是自己根本就运气不好,没有找到。反正是找了整整一下午,除了看到了一间在大门前画着一个大大的三角符号之外,还真是没看到有什么人也穿着类似的号衣。

‘是不是就是这里呢?’反正是不知者无畏,就在自己推测的时候,殿堂的堂主命令所有的修真者各自回各自的修真房里去,看到了广场上渐渐稀疏的人影,不想就此被发现的君叶一,也赶紧的钻到了那间房门里去了。

可是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房间里面根本就不是什么屋子,而是另一个奇异的世界,推门进去之后,他便感到了耀眼的阳光,格外的明媚。

而在自己的身前却是一座错落有致的园林,里面的亭台楼阁样样别致,君叶一刚刚走入其中,就看到出来了一位仙童模样打扮的小童子,出来见了君叶一稽首道:“仙客从何而来,意欲何往啊?”

君叶一心中纳闷,刚要说我从……可是当自己回头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身后哪里还有大门,只有静悄悄的树林而已。

我这是在那里啊?还在幻想之中的君叶一,此时已经分不出来自己是在梦境之中,还是处在仙境之内。

不知所措的君叶一迷迷糊糊地跟着小仙童来到了一处湖心中的亭阁之上,看到了一位老仙翁端坐在石墩的上面,正在微笑着望着自己,“仙客坐下说话。”

恭恭敬敬站着的君叶一,还是客随主便的坐在了那里,只不过由于过于紧张的他,只欠了半个屁股轻轻地挨着石凳子,就好像练骑马蹲裆式似得。

“看茶。”

小仙童斟满了一杯茶水之后,端到了君叶一的面前,“仙客,请慢用。”

君叶一是个穷小子,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所以一不留心,就听到‘啪’的一声,茶杯跌碎余地,君叶一赶紧赔礼道歉:“对不住了,都是我不好”。

“哎,不碍事,不碍事。”老仙翁一边说着,一边讲手指在自己的茶杯上面一划拉,然后微笑着说道:“仙客不妨,于老夫共饮一杯水。”

说着便拿起了自己的那一半,君叶一一看,原来的茶杯,被老仙翁齐整整的分为两半,并且杯中的茶水亦分为两半,但是茶水丝毫没有滴漏的迹象,在老仙翁吃完了茶之后,君叶一也端起来了自己的那半杯茶水,茶水在端动的过程中依旧荡漾,但是却不曾撒漏。

君叶一惊叹之余,心想莫非这就是人人向往的仙界了吗?

吃完了茶水,君叶一刚想询问什么,不曾想那老仙翁就像是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似得,说道:“不忙不忙,仙客请随我来。”

君叶一只好跟着老仙翁,走到了湖面上的一处高台,站在台边,他分明看到了自己的家乡,还有家中的父母双亲,二老凄苦无依,正在相依为命。看到了此情此景,君叶一顿时倍感思念自己的家人,提出来:“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的这里,看到了家中没有依靠的老妈妈,心里面悲伤不已,老神仙,能不能把我送回去,好照顾我的爹娘。”

“你我二人看来有师徒之缘,只是我年老体衰,又有重务缠身,暂且赠送你一部上天的阶梯,你定要好好的珍惜啊。”说着将一本天书赠与君叶一,完后便哈哈的笑着,双手一挥,君叶一便感觉自己坠入了万丈深渊一般,在无尽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

“啊----”当君叶一再一次的醒来的时候,君叶一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糊里糊涂的撕扯着一位修真者的号衣,“你这个神经病,干什么?这是我的号衣。”

而那件号衣上面确确实实的印着一个三角符号。

能够修真的人非富即贵,惹他们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还会被他们拿去修理一番,清醒过来的君叶一赶紧的松开了手,慌忙逃进了树林之内。

难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吗?正在纳闷的君叶一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什么东西似得,逃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本书,不会吧,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的君叶一,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是真的?”当他急迫的打开里面一看,顿时傻了眼,因为里面除了全是白纸之外,什么也没有记载。

一本无字的白书。虽然如此,君叶一还是奉若神灵般的保护着这本来历诡异的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