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邪痞

第2章 误焚天书

君叶一只是感觉奇怪,莫非是一场梦吗?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判断,君叶一再一次的来到了修真的殿堂门外,因为这一次没有号衣混不进去了,只好趴着门缝往里瞧。

可是还没哟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的时候,就有一只肉掌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君叶一感到大事不妙,以偷学之名被抓住可不是好玩的,按着当地的律条是要砍头的。

于是君叶一转身想溜,“臭小子,又叫我看找你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这里也是你来的地方吗?穷鬼。”

说着,便是一个黑虎掏心,君叶一虽然没有学习过修真的心法,但是也是经常研习那些修真之中常常用到的动作。虽不能称作炉火纯青,但是也可以说是造诣不浅了。

所以见风使舵,见招拆招,也算是应用自如。

那个无理的小子,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个肉拳会走空,并且重重的砸在了君叶一身后的铁门之上。

只听‘哎呦’一声尖叫,疼的那小子直流眼泪。

“好各穷鬼,看老子不打死你。”说着,那个家伙便使出了自己刚刚在殿堂里面学到的本事,默念咒语,调动心法,运用灵气,集中意念朝向君叶一就是一掌。

君叶一虽然偷学了一些动作,但那都是三脚猫的功夫,没有心法大大野兽,上蹿下跳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要遇上了真正的修真者的面前,还真不少对手,就这样君叶一被打的遍体鳞伤,昏死在那里。

“啊呸,给本少爷扔到沟里去,穷酸还敢来偷师,真是活腻歪了……”

君叶一的阿妈听说了此事,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受尽了欺负啊,没法子的事情,只有忍气吞声的将君叶一背了回去。

躺在床上养伤的君叶一,一连几天都没有睁开眼睛了,微弱的呼吸,像是要死了一般。

阿妈轻轻地抚慰着儿子的脸庞,心疼的说道:“儿子啊,咱们是最底层的人家,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凑活着活着就是了。”边说便哭了起来,因为没有钱买药,所以只能靠君叶一自己挺过去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阿妈不知道是何人,因为向他们这样贫穷的人家,一般是不会有客人来往的。

当阿妈拉开了大门,外面空荡荡的,左右看了看,除了茫茫的夜色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在自己要返回房间的时候,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拌着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包药材。

还真是怪事了,不过阿妈可是不懂药理的,以为这就是救命的宝贝呢,穷鬼吗。过了今天没明天的,干脆死马就当活马医了。阿妈立刻将药材放入了锅中,想生火烧水熬药,可是一时之间找不到引火之物,赶不上趟儿的阿妈,由于救子心切,便直接拿来了君叶一奉若神明的宝贝白纸无字的天书了。

当迷迷糊糊的君叶一,在昏迷与清醒之间,睁开了朦朦胧胧的眼睛,却看到了阿妈正在一张一张的扯下书页,投入了炉火之中。

“阿妈,你怎么?”心疼的君叶一从床上翻滚了下来,不顾一切的伸手在熊熊的烈火之中,寻觅那早已化为灰烬的天书。

当被火烤的像熏肉一般的胳膊从炉火中收回的时候,一枚亮晶晶的戒指却意外的戴在了君叶一的中指之上。

似乎这枚戒指带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每当摘下它的时候,被火烧伤的胳膊就会疼痛无比,而当从新带上的时候,就会感觉完好如初,还真是神了。

就这样君叶一整日的没白天没黑夜的把玩这枚来历不明的戒指。直到有一天,君叶一坐在上坡之上,正在把玩,不知怎的就被这枚戒指吸附了进去。

君叶一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意外地看到自己早已经不再上坡之上了,而是处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之内,而自己也竟然悬浮在半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只是在自己的眼前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大门,每一面大门之后,都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

已经经历过一次奇异的仙幻世界的君叶一,虽然这次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伸手拉开了一扇关闭的大门,此时门被打开了,里面却是充满了无数的透明的结晶体,一块一块的垒放的十分的规整,好奇的君叶一只是伸手那么一触碰,一块晶莹剔透的结晶体就瞬间融入了自己的体内。

就像是允吸了一块似化未化的油脂,滑腻而温润。其实这枚戒指就是一枚修仙者才可以拥有的宝戒,里面储存着各式各样的修炼中所需要的宝贝,只是君叶一不知道而已,因为没有人告诉他。

而君叶一吸入体内的结晶体,就是一块极品的仙石,那不仅仅是石头,更是无上的能量,有了能量的补充,对于修仙那可是事半功倍的事情。

二目前的君叶一差的就是这种能量的补充,因为自己没有心法的修真,就是像做体操一样,只能练出来一副强健的体魄,但是不可以练出高深的修为,因为没有能量的补充,就不可以高深莫测,白日飞升。

君叶一本来就偷学了修真的动作,虽然没有心法指导补充能量,但是这下子有了仙石的能量补充,一下子问题就全解决了。

而地处这块大陆的人们,就是通过心法的指导,强化补充能量,再加上身形动作的修炼,才可以达到升华的目的,最后白日飞升,升入仙界。可是要想达到哪一步,对于一般的修真者来说,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因为这是最最愚笨的一种修为方法,不过这又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因为人界没有仙石,所以只能靠心法来缓慢的积累能量。

有了能量的补充,君叶一顿时变得强大了,当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的时候,心里就明白了,这可是好东西,但是当他还想在吸收一块仙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强力的拽了出来。

君叶一有回到了上坡之上,而那枚戒指仍然完好无缺的戴在自己的手指之上。

此时的君叶一就好比一件武器,有锋利的刃口,会修真的功法,又有蓄势待发的力量,因为有了能量的补充。所以琢磨了一会儿的君叶一,就想试一试自己的伸手。

这是一颗苍天的大树映入了君叶一的眼帘,数人都围拢不过来的树干,高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只见君叶一在大树前转了几圈之后,用手轻轻地推了推那棵大树,高高的树冠就像是被微风洗过似得,发出了哗哗的响声。

随后君叶一向后倒退了几步,来了个骑马蹲裆式,暗暗调动体内积聚的能量,聚精会神的集中意念,朝向大树使劲儿的发出了一掌,顿时就听到‘咔嚓,哗啦啦’大树后面,还有其左右的树林倒了一大片,‘啊?’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君叶一也是莫名其妙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左思右想的君叶一还是找不到答案,就在自己沉静在思索之中的时候,那个欺负过自己的修真者,正带着几个要好的伙伴,在附近打猎,听到了呼啦啦的响声之后,感到了奇怪,也赶了过来。

此时没曾想,不是冤家不聚头,修真者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君叶一,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暗想,这个小子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令人畏惧的力量,难道这些被冲击波推倒的树木,都是他所为嘛?

绝对不会,就在几天前,自己还暴揍了这小子呢,怎么可能几天的工夫,这小子就会身怀绝技呢,要知道就是像自己这样的名师指点的顶级的修真者,也得数十年的修为才可以达到这样的能力,更何况一个满是野路子的穷小子呢。

“臭小子,我不是说过吗,别让我再见到你,怎么肉皮子又发紧了不是,还是再让我给你松一松吧。”

说着修真者就想又一次的欺负君叶一,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了,君叶一虽然并不想和他厮打,但是被逼无奈,无路可退的君叶一,只好选择了战斗。

说时迟,那时快修真者一个隔山打牛,距离君叶一也就是十步开外,掌风伴着被带起的落易,直逼君叶一的面门而来。

君叶一也不含糊,只是用手轻轻地一拨,四两拨千斤的力道,顿时化解了打来的掌风,“该我了吧。”君叶一说话之间,就是一掌,随后便听到众人的惨叫之声,定睛一看的君叶一,这才发现,除了修真者,他身边的人都一个个的痛苦的躺在地上。

修真者一看下了自己一大跳,怎么?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我擦,又是这样,难道我练的是偏风掌吗?稍安勿躁之后,君叶一渐渐地明白了原来是自己刚刚补充了能量,自己还不能控制,运用自如,所以嘛,君叶一坏坏的一笑,朝准了修真者身边的小数,做了一参照物,说道:“就是你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