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魂:鬼夫你好

第1章 脸上的吻痕

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拉紧了一些领口,低下头快步往前走去,马路的对面,正是我所居住的小区。

一只脚刚踏上马路,便听‘砰’的一声巨响,一个身影在视线中快速的划过一道弧线之后,狠狠的摔在我的面前。

大量的血溅在我的牛仔裤上,触目惊心。

惊呼一声,我下意识的后退,脚腕却猛的被抓住了。

惶恐的垂下眼睛,一个半边脸血肉模糊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视线之中,此刻他正用青白色的手,紧紧的掐住我的脚腕!

“为什么不救我?”男人狠狠的瞪着我,拖在脸颊上的半颗眼球不停的摇晃。

“你要……为我偿命!”

那声音,阴冷无比,像是能直接能通过毛孔神渗人五脏六腑一般。

试图后退,可男人握住我脚踝的手却越攥越紧。

恐惧,瞬间蔓延我的整个意识,我挣扎着想要摆脱,可身体突然僵住了,完全不能动弹。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张溃烂见骨的脸,贴的越来越近,我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真是细皮嫩肉!”男人转动着已经失去了眼皮遮盖的眼球,直勾勾的盯着我。“不如,把你自己补偿给我吧!”

刚说完这句话,男人的舌头脸颊上划过,带着冰冷的黏腻,那腥臭的味道瞬间从我的鼻腔窜进肺部,终于将我隐忍的尖叫一股脑的顶了出来。

……

“大半夜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阵粗鲁的吼声让我猛的睁开眼睛,

望了望被隔壁敲的咚咚作响的墙,我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早已经被汗水浸透的后背。

原来刚刚那惊悚的一幕,只是一个梦!

哪怕知道那是个梦了,我依旧不能平静下来!

因为我心虚,白天的时候,我目睹了一场车祸,一辆豪车被重卡完全碾碎。

小市民心态让我没敢采取任何的措施,只是在不远处看着医务人员将出车祸的男人抬走,才悄悄的离开了现场。

男人的长相没有看清,因为完全被血给浸透了。

抓了抓头发,我靠着床头舒缓了半天。

只是个噩梦而已,不必当真的!见死不救的又不是我一个,纵使那男人有怨气,也不会恰找到我的。

再说了,科学社会,哪有什么神神鬼鬼的。

虽然这么安慰自己,我但是还是忍不住穿上拖鞋,下了楼。

我家里是开冥寿店的,寿衣棺材,纸钱纸人,总之都是跟死人有关的物事。

同时开着一家网店卖些桃木剑,符纸朱砂,号称都是开过光的,其实全是我从批发市场批发来的。

家里刚刚好还囤着一些没卖出去的货,我忍不住拿了一大摞的纸钱出来,准备去楼下烧一烧,求个心理安慰。

临出门的时候我看了一下表,是十一点五十分。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整幢楼都安静的可怕。

我咽了下口水,脑海里全都是以往看过的那些恐怖片,什么贞子,伽椰子,各种各样的鬼怪轮番的在我眼前闪现。

我顿时有些后悔,烧纸这事,什么时候不能干啊?偏偏大半夜出来……电视里小说里闹鬼,都是半夜十二点吗?

不过人都出来了,我也懒得再回去,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楼下。

冷清清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心里发慌,掏打火机的时候,手指头都忍不住颤抖了两下,才把打火机掏出来。

把纸钱给点着了,橘红色的火光一出现,我心里才安稳了一些,翻了翻纸钱,让它烧得更旺一些。

“闺女,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烧纸呢?”等纸钱烧得差不多了,我的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吓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我快速的回过头却发现了一个老人,我们小区的赵奶奶。

赵奶奶的孩子们都在外面打拼,有时候过年都不回家,就剩赵奶奶和一条黑狗做伴。

松了一口气,我对赵奶奶微笑了一下:“奶奶,你怎么还不睡觉啊?都这么晚了。”

“想我儿子了,出来看看。”赵奶奶缓缓的凑近火堆,吸了吸鼻子。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奶奶,我送你回去吧,该睡觉了。”

赵奶奶摆摆手,松弛的皮肤上一块一块的老年斑让她的手看起来有些丑陋:“我自己就回去了,你睡去吧。”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就坚持送她回去了,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一阵阵的发怵,浑身都不舒服。

我把这个归结于之前受了惊,一身的汗就出来吹了凉风,有点冻着了,就勉强的笑道:“您赶紧回去吧,我也回去了。”

等我走进楼梯口,回头看的时候,赵奶奶还在那堆即将熄灭的纸钱旁边,垂着头,露出满是皱褶的脖子,享受的一口一口吸气。

打了个寒颤,我加快速度上了楼,直到回到我的屋子,我才松了一口气。

当当当,家里爷爷留下的老式座钟响了整整十二声,尾音落下的时候,我心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感觉,也就少了许多,这个点,是该睡觉了。

该做的事已经做了,起码自己已经安心,一身的轻松,我踱着步子往卧室走,准备关上灯的时候,我一回头,刚刚好正对着大厅里的镜子。

镜子里的我一如既往的普通,唯一不同的是,我左边的脸颊上,印着一个唇印,唇印的颜色,宛如鲜血。

那一瞬间,我浑身僵硬如坠冰窖,因为这个位置,和梦里那个男尸碰过的地方,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