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霸主

第1章 天才的死亡

我是一个废人。

废得不能再废的人,除了一颗滚瓜溜圆不长毛的脑袋能够工作,其它器官都不受自己所支配,就连自杀也是一种妄想,因为我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不光如此。

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有人在身边照顾自己,他们喂我吃饭,帮我翻身,给我念报纸,还有位专职秘书记录我的一言一行。

“言”是工作任务,至于“行”。

别搞错了,他只是记录我的尿袋刻度,和大便拉在床上的次数而已。

这一切看似矛盾却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我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物理学家……甚至最近的报纸上已经把我提升到了伟人的高度。

欢迎你们来参观我的荣誉室。

造型各异的奖杯,大小不一的获奖证书,还有那面嵌满了奖章的光荣墙,这里堆满了我所获得的所有荣誉,世界的、国家的、能公开的、不能公开的……它们证明了我的荣誉和地位,可是对我的现状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我只是一个活死人而已。

我累了,真的累了,任何一个人在床上躺了三十年都会累的。

今天是个好天气,挺适合自杀的。

“这些日子我想到了点东西,你记录一下。”

我冲秘书努了努嘴,后者迅速打开了笔记本,表情非常严肃,可眼里的火热却是隐藏不住的。

“宇宙空间中存在着裂缝,连接着两个独立的空间,这种裂缝是随机出现,连接的空间也不相同,如果飞船进入裂缝应该能抵达另外一个空间,或者是时空,或许是宇宙的另一面。”

我缓了缓继续说道:“理论上通过裂缝,我们还可以抵达未来或者是回到过去,因为飞船内外的时间存在着差异,如果我们的速度……”

键盘声戛然而止,秘书疑惑的抬起头,怎么不说了?

“我想出去晒晒太阳,灵感总是在不经意间产生的,不是吗?”我笑了笑,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沐浴在阳光下感觉很舒服,支走了旁人的我,终于得到了独处的机会,果断地咬断了自己的舌头,鲜血在口腔里流淌,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可我竟然想笑,终于结束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竟然站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身边有人对我嘟囔了一句。

是谁?

我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白衣白面白帽,手持一柄白色的哭丧棒,白无常!!!在他旁边还有一人,穿戴和长相都与之相反,除了黑无常还能有谁?

“尘缘已了,该上路了。”黑无常掏出一副镣铐。

我看了一眼那些暴走的医护人员,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慌乱,而没有丝毫的悲伤,甚至我还找到了少许的窃喜,是啊,我的解脱岂不是他们的解脱?

一切都结束了,下辈子我希望能够活得洒脱,活得精彩,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走吧。”白无常依旧一副不死不活的样子。

“误了时辰就不好了。”黑无常推了我一把。

……

“本台最新消息,著名科学家、物理学家……曾……荣获……经……抢救……火化……安葬……国家……表示……”

……

与其说在走,不如说是在飞,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也不知道刚刚的悼词是从哪家电视台里播出来的,不过以我自己的理解,一个无父无母,从小就被丢弃的孤儿死了,谁又会流一滴真心的眼泪呢?

呵呵。

……

一座桥,一个老婆婆,一间破破烂烂的茶摊,一碗透着古怪的孟婆汤。

没有纠结,没有犹豫,告别过去,才能获得重生,可惜这碗汤也不是那么好喝的。

“等等!”

一阵狂风过后,我昏了过去,隐约听到了几个字“奉阎王令”,麻蛋,该不是自己阳寿未尽之类的狗血剧情上演了吧。

智商300+果然不是盖的,我猜中了起因,却没猜中过程,以及最重要的结果。

……

就在凡世间为我的死而呜呼哀哉的时候,天庭、阎罗、天堂和地狱为我的“归属权”产生了纷争。为此,四方大佬不得不派出亲信,举行了首届四方会谈,肉身都没了,还魂纯属扯淡,这下可怎么办呢?

四家利益集团很快达成了共识,神仙怎么可能会犯错?

如果有错,错的一定是我这个倒霉蛋。

人已经死了,尸首也烧了,再把档案毁了,人世间根本没有我这号人,生死簿上也没有,至于我的魂魄?随便找个异空间塞进去就是了,多么简单的事情啊。

现在问题来了。

“他喝了孟婆汤吗?”

阎王殿的代表,判官同志抠了抠脑门,这时候怎么能够犹豫?

他喝了!他肯定喝了!!他必须喝了!!!

几声干笑过后,判官偷偷的擦了擦汗,心下一横,异空间有去无回,毁尸灭迹又不是第一次干了,不喝孟婆汤也没关系!

可真的没有关系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醒了过来,这是哪里?

勉强睁开眼睛,才发现这个世界是淡红色的,周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管子,难道又是鼻饲管、导尿管、输液管……

这个疯狂的念头吓得我直哆嗦,身上却感觉到一丝奇怪的牵挂,连忙低头看去,一根暗红色的管子连在自己的肚脐之上,而管子的另外一头接在……

天啊,这……这是……胎盘!那自己身处的位置岂不是子宫?

这个伟大的发现顿时让我尿了!我没法不激动,这是我人生三十年来头一次有感觉的尿尿……

等等。

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胚胎?成型?还是?

我投的什么胎?这辈子当人还是当什么?

我怎么会有记忆?

……

诸多的问题一股脑涌了出来,没有任何人能给我答案,只有自己慢慢琢磨,在心里玩起了自问自答的游戏。

随着一个个器官组织的辨认,一条条血管的分析,结论显而易见,这是一个人类的子宫,换句话来说,这辈子我又是一个人类!

这个认知让我欣喜若狂。

努力静下心,试着操控起这具身体,已经成型的小手,颤颤巍巍的从头摸到了脚,当摸到最后一个脚趾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这是我上辈子不曾拥有的感觉,我是一个健健康康的人类。

等等,好像忘了点什么。

连忙顺着小腹摸索了下去,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辈子我是一个爷们,纯的。

至于记忆什么的,我也可以确认了,现在的我是一个有着上辈子记忆的胎儿,按照流行的话来说,我穿越了!哈哈哈!

狂笑和手舞足蹈,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用来表达一个人的开心与快乐,可如果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在子宫里,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夫人,夫人!”

“好痛……好痛……我好像要生了!”

“快去叫医生!”

……

我在子宫里的胡闹引发了强烈的宫缩反应,随着子宫壁的收缩,我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干了一件蠢事,以身体的生长情况来说,最多才七个月,距离十月分娩还有数月之遥,现在出生有很大的危险性。

可世上没有后悔药,我只能静静地待在子宫里,准备开始这辈子的旅程,同时也十分的忐忑,上辈子我是一个残疾弃婴,这辈子呢?我的父母是什么模样?他(她)们会对我好吗?

我还在思考人生,外面已经炸开了锅。

一阵剧痛过后,肚子里突然没了动静,顿时吓坏了众人,就连医生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一副尽人事的腔调:“我会尽力的,但是你们最好有心里准备。”

我在肚子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医生该不是想要红包吧。

这时却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阿启,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声音犹如天外之音一般,打断了我的种种臆想,母亲?这个声音就是我的母亲?

为了向大家证明我的存在,连忙用脚乱蹬了一下,却没想到又犯了个大错。

“羊水破了!”

传来一阵惊呼,然后就是纷乱的脚步声,我知道,我的出生进入了倒计时。

随着羊水的减少,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好在听外面的动静也就是这几分钟的事情,坚持就是胜利!

很快,子宫壁上开了一条口子,然后我就感受到明显的外力挤压感,紧接着一只大手伸了进来,虽然带着手套,但我能看到他浓密的汗毛,麻蛋,这货是兽医吧。

……

就在我牢骚满腹的时候,这只毛茸茸的爪子抓住了我的脚,然后拎小鸡一样把我倒着拎了起来,因为羊水的缘故,我的眼睛还睁不开,他到底想干什么?

啪!啪!啪!

随着屁股上的重击,我立刻明白了过来,这是要让我把肚子里的羊水吐出来,也就是上辈子在电视上看到婴儿出生以后的第一次啼哭。

可现在的我哪里哭的出来,穿越而来,健健康康,我笑还笑不够呢,哭你妹啊!

啪!啪啪!啪啪啪!

对比了一下武力值,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挤了挤眼睛,不情不愿“哇”了几声,同时还给这位兽医准备好了见面礼。

听到我终于哭了出来,医生也松了一口气,早产儿最关键的一关过去了,顺手就抱了起来。

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憋了很久的羊水不偏不倚吐了这货一脸,敢打我屁股?哥一口羊水喷死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