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女老板的陷阱

第1章 井中男孩

余波的霉运算起来还得从认识叶晶莹开始。

余波在部机关工作了两年,也就是说余波在叶晶莹,叶科长手下工作了两年,这两年余波对叶晶莹说不上熟悉,可也不陌生,对这个长相魅力四射的女人多多少少总有那么一点点男人的某种欲望,不过,余波对叶晶莹还是敬而远之,在这个顶头上司的眼里,余波充其量就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而已。

春暖花开的季节,满树的春色让余波在办公室窗前不由多看了几眼,两年来,余波还是头一次这么长久地去打量部机关大院的春景。一个无法捕捉的女人影子,似乎那种身形就是叶晶莹的再版,逐渐浮现在余波隐蔽的内心里,具体的是什么,余波说不上,不过余波在想,他该找个女人了,该成个家了。

“余,看什么呢?”科长叶晶莹如桃花般灿烂的脸上,露出了惯有的笑容。

叶晶莹对余波的称呼,是独特的,那个简简单单的余,包含了叶晶莹作为女性的千万种妩媚,同时也带着一种很暧昧的内涵。对于余波而言,叶晶莹的称呼,多少让他感动,而且在他听来,是很受用的。两年来,余波多多少少还是很在意叶晶莹对他的这个称呼。

“余,暖瓶里没水。”叶晶莹的话一半是提示,一半是命令。

余波将洒在春色中的眼光收了回来,提着暖瓶有些不情愿地往水房走去。两年来,余波包揽了打水,拖地,擦桌椅等等所有的杂事,余波做得毫无怨言,可是当叶晶莹用命令的语气让他去打开水时,余波的心却象被蚂蚁咬过一样,不经意间疼了一下。

“官大压死人。”余波想起了这句话,以前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来部机关以后,这样的意识一天比一天强烈,一天比一天明显,他刚来部机关的那阵子,欣喜若狂,他想这是北京的大机关呀,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地方,有一天却能够坐在这里上班,余波以为他一辈子知足了,可是仅仅两年的时间,余波发觉,他越来越失落,越来越不知道,他的事业该从哪儿开始。一个研究生,放在下面任何一个所里,他都是受人仰视的,可是在部机关,他又算得了什么呢?三处那个陈亦处长,比他们的叶科长才大两岁,他可是留洋回来的人物,在部里才是专业权威呢。他算什么,顶多就是一个小人物而已,余波有时候想想自己,觉得很窝气,特别是叶晶莹命令他做事的时候,这种感觉更让他难受,可是余波只能把自己的难受压在心里,对叶晶莹的话只有绝对服从。

余波懒散地提着水瓶去了水房,在他低头打水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回头正要发火,见是公办厅的欧秘书,又将怒气硬生生地压了回去。尽管余波内心窝着许多火气,可是他不敢随意地冲人发。在部机关,余波太卑微了,只有他受气的机会,没有他发脾气的地方。

机关就是这样,权力和权威才有说话的份量,而且机关的人际关系微妙得让人恐怖,余波记得他刚来部机关时,特别好奇,爱去别的科室串门,在彼此拉家常中,随口评论某个领导的话,结果都被传到领导耳朵里,特别是他的顶头上司何葵处长,开会时不点名地批评上班串岗的事,说有些年轻人骄傲自满,要是不想干,可以走人,任何一个地方离了谁地球照样还会转动。不要以为多认识几个字,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就觉得这个世界离了他,别的人就不能生存了。为这事,叶晶莹骂他是个猪,笨得让人任意宰割,“机关是个复杂的地方,在人与人的相处之中需要格外谨慎。”这是叶晶莹告诉他的话,他象当年记住在河北工作时的那个所长的话一样,牢牢地记住了叶晶莹的这句话,从那以后,余波轻易不敢在任何一个人面前说真心话,在两年的相处中,余波在叶晶莹的言传身教中,逐渐养成了看人行事的习惯。

“余波,最近忙什么呢?”欧秘书没有注意到余波的表情变化,熟络地问余波。

“还不是老样子。”余波和欧秘书私交还算不错,没事时,一块说说话,下下棋,关系倒也融洽。

“不对吧?老弟最近赚了一把,不请我喝一杯?”欧秘书半玩笑半认真地说。

欧秘书的话让余波摸不着头脑,他最近一直呆在机关里,没做任何项目,上哪赚了一把?再说有叶晶莹在,所有的项目,他只有整理起草的份,没有发话的份。他正要追问欧秘书时,水房又来了好几个人,欧秘书冲余波使了一个眼色,余波只好把满肚子的疑惑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提着暖瓶脚步有些沉重地往外走。余波走到水房外,站在欧秘书回办公室的路口等他。

“余波,等我吗?”欧秘书从水房出来冲余波问。

“当然是你。欧秘书,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余波有些急躁。

“你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孙子?”欧秘书有些不高兴,平常他和余波在一块下棋时没少给他吐露一些机关内幕,可余波倒好,拿了人家这么多回扣,却对他隐藏得滴水不露,他觉得余波也太不够义气了。

“什么意思,你说明白一点。”余波没有心情去理会欧秘书的态度,仍然急躁地问。

欧秘书从余波的神色中感觉到,余波的确不知道他要问的事。他将余波拉到一个无人处问他:“你是不是在山东拉了一笔赞助,还拿了三万元的回扣?”

“你听谁说的。”余波真的急了。

“甭管谁说的,有这事吗?”

“赞助不是我拉的,回扣也不是我拿的。”余波明显感觉事态的严重,急忙为自己辩护。

“余波,说这些没用,回扣上的字是你签的。你们叶科长知道这事,不让上报,何头还是很在意你们叶科长的话,他没有说什么,我当然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余波,我必须给你提个醒,当心点,别让部纪检知道了,想赚钱的门道多的是,别往部纪检的枪口上撞。”欧秘书说完这些话,在余波肩上用力拍了拍,就走了,撂下余波傻呆呆地站在哪儿,等余波回过神来,后背已是一身冷汗。

余波回到办公室后,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叶晶莹,他很想问叶晶莹关于回扣的事,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叶晶莹不会告诉他。他太清楚叶晶莹的为人,不愿说的事,任何人都甭想从她的嘴中套出话来。在机关泡久了,这一点,叶晶莹早已炼得炉火纯青。

余波刚刚坐下没几分钟,叶晶莹就冲余波说:“余,我有事出去一趟,青玲看来是不会上班的,你别走开,要是被何头发觉,办公室没人,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叶晶莹象是算准余波有事似的,不等余波开口,径直飘然地离开了办公室。

叶晶莹走了。办公室只剩下余波一个人。叶晶莹平时不大出门,所有外出的锁事,基本是余波代理,这关键的时候,叶晶莹倒有事了。余波当然不敢问叶晶莹,只是在心里犯嘀咕。

余波好不容易才挤进部机关,他可不想被开除公职。这事要是让部纪检知道,他准会受到牵连,三万元,不是大数目,可也不算太小,足够开除公职。部纪检三令五申地讲,不准以任何形式向下属单位收受回扣,可叶晶莹却做得滴水不漏,杀人不用刀。这的确让余波长了一回见识。

回扣是叶晶莹拿的,可字却是余波签的,余波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这码事。余波自认倒霉,可是他不甘心这样被叶晶莹捉弄,而且还留着一个说不清的把柄在叶晶莹手中,说不准哪天叶晶莹一发火,余波吃不了还得兜着走。一想到这,余波就浑身直冒冷汗,他想他得赶紧找文主编商量商量。

余波一上午心神不定,这回扣的事压得他心口闷闷的。可他不敢擅自离开办公室,叶晶莹走了,青玲整个上午也不见人影,青玲倒是不怕叶晶莹,想上班就来,不想上班就不来,反正青玲也没多大事,叶晶莹对她上班与否从来不大关心,余波有时候很羡慕青玲,生活过得自由自在,不象他,处处都得小心,逢人就得送上笑脸,有时候感觉好累。可是累归累,每天余波还是照样小心地看着大小头头的脸色行事,唯恐半点做得不周。

叶晶莹大小事都找余波,用叶晶莹的话来说就是,她看重余波,一般人她还不让别人帮她做事。余波对于叶晶莹的话向来都是服从的,而且他认为叶晶莹圆滑聪明,这一点正是他应该学习的。在机关说圆滑是一种赞赏,说老实就是一种贬低。在机关干了两年,余波多少明白机关的用词方式。

余波时不时扬起手腕看看,时钟不紧不慢地一圈又一圈地转动,毫不在意余波内心的那份焦急。整个上午,余波盯着时钟看了无数次,这一回,他总想明白了那份度日如年的感觉。

终于挨到下班的时间,余波饭也顾不上吃,急冲冲地去找《环境研究》的文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