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的新世纪

第一章

“还有几天了”凌风在窗边自言自语道。凌风本来是SCNY大学的大二学生,可是却因为在他19岁生日那天心脏病突发而休学在家。站在窗边的凌风望向遥远的天际,深邃的眼眸仿佛要把一切都吸进去。“你说过牵了手就算约定,但亲爱的那并不是爱情”凌风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手机上显示着“亲爱的来电”,凌风拿起电话“喂!”电话那边传来关切的声音:“亲,今天心情怎么样啊?有没有想我啊?”这是凌风的女朋友肖瑶打的电话,他女朋友很爱他,即使得知凌风有心脏病也依然没有放弃他,但肖瑶也是凌风的一块心病!“瑶,我们分手吧!”电话那边先是没有了声音,慢慢的传来肖瑶的哭泣声。凌风不是变心,而是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心脏癌末期,医生说最多还有一周的时间。凌风不想辜负肖瑶,但更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情况,这样她会更伤心,所以凌风干脆自己狠下心。凌风听着肖瑶的啜泣声,他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但是凌风还是狠下心挂了电话!“瑶,对不起,这辈子我们没有缘分,只能下辈子再来爱你了”凌风心里叹道。“就剩下几天了,以前总是谣传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现在看来是我凌风的末日了”凌风自己苦笑道。

“风儿,我给你炖了一点灵芝汤,喝了对身体有好处”,说话的是凌风的妈妈,当得知凌风的情况后,凌风的妈妈是哭得最伤心的,哭得眼睛都肿了,不过为了不影响凌风的心情,平时他的妈妈和爸爸都是还和平常一样。“妈,这些事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平时上班挺辛苦的,回家就多休息吧”凌风接过灵芝汤用自以为很乐观的表情说道。凌风的妈妈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身就冲出了凌风的房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泣。凌风叹了口气,他不是不想去劝他的妈妈,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去劝,凌风的爸爸走进凌风的房间拍着凌风的肩膀说道“我去劝劝你妈妈,你妈妈她每天晚上都要哭很久白天也经常哭”说完凌风的爸爸就转身离开了凌风的房间。“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伤害我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我的父母也因我而受到伤害!”凌风很不甘心,因为他不止看到母亲伤心,在他父亲转身的瞬间他也看到了父亲眼角一颗晶莹的泪光。父亲不能哭,至少在凌风的面前不能哭,因为凌风的父亲明白如果连身为家庭支柱的他都哭出来了将会对凌风产生多么大的影响,所以他不能哭。

凌风一个人站在窗边静静的望着远方,仿佛要看穿整个世界!

而在另一个房间,“不要哭坏了身体,不然小风也不会安心的,他经常一个人站在窗边,我想他肯定很愧疚,最后几天了,我们就不要给小风增加心理负担,好吗?”凌风的爸爸安慰着妈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老天要夺走我们的风儿,我想到风儿就要离开我们我就忍不住,风儿是个好孩子,他不该有这样的命运”凌风的妈妈趴在爸爸的肩膀上边哭边说。“唉,小风遇到这样的事我们都很伤心,我们谁也无法料到,也阻止不了,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要小风担心,好吗?”凌风的妈妈啜泣着点了点头。而另一个房间的凌风带着愧疚、不甘还有无奈的情绪躺在床上静静的思索,他知道,除了自己的父母知道自己的绝症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休学的真正理由学校都封锁了的。他除了担心自己的父母外还担心的是自己的女朋友,虽然现在狠着心和她分手了,但是她总会知道的,到时候她会更加的伤心,这是凌风最不想看到的。慢慢的,凌风带着他的思绪进入了梦乡

“鸿均,我们以后要是能修行到很高的境界,我们能不能在整个九洲出名啊”“鸿均,你背负着大家的希望,我来挡住他们,你们快走,快走!”“鸿均,不,现在应该称你为鸿帝,现在一统九洲仙山的感觉怎么样啊?当初我们几个兄弟可是同生共死啊,不要忘了我们哦,哈哈哈”“鸿均,现在天下太平了,你该给我个交代了吧!说,什么时候和我成亲!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们没完”“红叶、轩辕、还有苍龙你们为什么要出卖我?你们忘了当初我们的患难、我们的同生共死了吗!”“既然天不容我鸿均,那我就成全你们!”

凌风突然被惊醒,“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那个叫鸿均的还真是命运多桀,和他相比我倒是幸运多了。咦?我怎么会梦到鸿均?他不是洪荒大陆最风光的神话人物吗?看来我不止心脏有问题,连右脑都有问题了。”这时凌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空旷的房间,身上还盖着白布,周围还有很多盖着白布的尸体。“怎么回事?这里怎么像太平间啊?我还没死啊!”发现自己身在太平间的凌风有点慌了,毕竟当你醒来时发现你周围都是死人谁都会害怕,正当凌风慌乱时,房间外面传来脚步声,凌风马上又躺上去并且盖上了白布。凌风只感觉到进来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道:“这少年也挺可怜的,年纪轻轻就死于心脏病不说,死后还不能入土。他的父母哭的那么厉害,院长都不肯把尸体还给人家,我都看不过去了。”“算了吧,听说院长在秘密的搞一个什么生化实验,缺实验体,这个少年刚死,好像正适合呢。我们不要管那么多,还是把尸体送到院长指定的实验室吧!”凌风听到两个人的谈话,心里顿时怒火汹涌,他没想到这个院长竟然不顾家人的伤心,竟想私自把尸体用来做实验!由于凌风的情绪激动,导致身体微微颤动,刚才进来的两人其中一人大叫到:“鬼啊!”另一个人也回过头看到尸体颤动的一幕,两个人都惊叫的跑了,而这时凌风也一把甩开白布坐了起来!凌风心里很愤怒,“这个院长真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我真恨不得暴打他一顿!”突然,空旷的太平间传来一句冷冷的声音“是吗?我看你还没有打他他就已经把你拿去做实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