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夫,温柔点

第1章 梦中幽影

思归,桃花落,红袖染泪鸳鸯错。

轮回,伞下行,烟雨古道向长亭。

琵琶清歌随风去,诀别烈酒难入喉。

观音坐下一尾红,千年白狐化阴风。

……

诡异的秦腔将我从梦中惊醒,我刚要起身查看,黑暗中,一只大手将我按在了床上。

谁?是谁?

我如同惊弓之鸟,拼命的挣扎,换来的却是更加牢固的压制。

我的双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按在头顶,而另一只大手则用蛮力撕开了我领口的扣子,冰冷的指尖在我胸前游走,恐惧与羞愤在心头蔓延。

我刚想要大叫,嘴巴便被对方的嘴唇霸道封住。

丝丝凉意,在唇瓣上蔓延,感觉有一个湿滑之物想要突破我的牙关,我下意识去咬那个东西。

可是我的意图仿佛被预先察觉了一般,只觉得右胸的一点凸盈被轻轻一弹,猛烈的电流贯穿全身,我如同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

而他的手,竟然还在往下蔓延,沿着我身体的弧度,过关斩将,解开所有的扣子,最终深入到一个女人最神秘的地带。

不行!不行!

我在心里哀哭着,求饶着,却于事无补。

双唇离别,双手的控制也随之解除,可是我的身体,却已经提不起半点力气反抗。

舌尖与指尖的竞赛,在我的胸前展开,一道道猛烈的电流,将我的理智冲垮,眼前的一切渐渐变得模糊。

双腿被缓缓分开,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刺痛,贯穿全身,我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别怕,我会温柔一些。”霸道且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嘴唇被他再次吻住,惨叫变成了呜咽,痛苦与电流交融在一起,直冲大脑,理智被一次次的冲击着,我渐渐迷失其中。

拂晓,他缓缓从床上起身,背着我穿衣裳。

我双手抓着被角,悲悯愤怒的注视着那道背影。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闯进我的房间,更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但我恨他!恨入骨髓!他毁了我所有的梦,也夺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

屈辱愤恨的眼泪悄然滑落,灯被打开,他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

一身雪白的西装,笔直挺拔,在他转身的刹那,我的心猛地收缩了一下。

剑眉星瞳,挺拔鼻梁,清秀的脸颊,以及墨黑色的碎发,都比我在此之前接触过的任何男人都要帅。

可就是这样一张迷人皮囊之下,却隐藏着一只粗鲁邪恶的野兽!摧毁了我的余生!

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并没有丝毫‘行凶’过后的忏悔,那么的平静无波,甚至可以说冷漠。

他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扔到我的面前:“送你了。”

一条玉坠,项链是白金,而玉坠则泛着血光,上面仿佛布满血管一般,与我在杂志上见过的‘鸡血玉’如出一辙。

赎罪?还是贿赂我?

强烈的屈辱感在心头炸开,我拿起玉坠,猛地朝他扔了过去。

我被强X了,而他却以嫖客的姿态,留下了嫖资!他就是一个根本不把女人当人看的禽兽!

玉坠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被他稳稳抓在手里,下一秒,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就在此出现在了床上,跨坐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拿着玉坠,另一只手压在我脑袋一侧,倾着身子盯着我的眼睛。

近在咫尺的对视,我能够听到他的呼吸声,也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中包含的愤怒。

无数电视新闻中的‘先奸后杀’惨案,浮现在脑海里,面对眼前这头野兽,我不敢再发出任何反抗。

“死到临头了你还不自知!如果不用这枚玉坠屏蔽你身上的气息,你将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他的嗓音冰冷而严厉。

我心里却止不住冷笑,你自己就是个麻烦!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如果我收下这个东西,强X就变成了嫖娼!”

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短暂的对峙之后,一股猛烈的寒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了出来,就像是一块千年寒冰压在我的身上,冻得我瑟瑟发抖。

随着眼前一晃,我被惊呆了。

他的眼睛变成了纯蓝色,如同蓝宝石一般,头发也从黑短发,变成了雪白的长发!一条条毛茸茸的白色大尾巴,从他的身后伸了出来,像是孔雀开屏一般展现在身后!

我只觉得二十多年搭建起来的三观轰然崩塌,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充斥着大脑,整个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其中一条大尾巴,缠住我的手腕,另一条尾巴则卷着玉坠塞进我的手里。

嗓音没变,依旧是之前那般寒冷霸道:“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在商量你!”

在我心惊肉跳的注视下,他缓缓从我身上离开,九条白狐一般的大尾巴,漂浮在身后,嗓音冷如冰,寒如雪:“我还有事要去处理,你留在家里,哪都不要去,不然后果自负!”

恰时,鸡鸣响起,他巨大的身躯,化作一只灵巧的白狐,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鬼?

我把玉坠扔到床上,连滚带爬的找到手机,想要报警,可是最后一个数字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如此诡异的事情,谁会相信呢?怕是报警以后,警察会直接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吧?

惊恐之际,我猛然想起一个人,公司同事小王,全公司六十多个人,唯独他有宗教信仰,说不定他知道怎么回事!

我赶紧把电话打过去,在电话里,我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王。

小王沉默良久,最后沉声道:“你应该是被狐狸精给缠上了,快来公司,这里人多,阳气重,他不敢造次!”

闻言,我以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胡乱洗了把脸,连妆都没有画,便打车冲往公司。

可是当我到达公司时,公司却被警察挤得水泄不通,一问得知,公司里发生了命案。

就在这时,小王被两个警察抬了出来,我被吓得当场叫了出来。

小王表情扭曲,身体蜷缩在一起,皱皱巴巴的皮肤下紧贴着骨架,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了体内的所有血肉,只剩下了一张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