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神话

第一章刁民南小满

天兴岭八百里山林末梢纨绔山,这里一直是人烟罕见的地方,今天却有一支车马携带着一大股尊贵的气势开了进来,五辆锦缎马车,散发着尊贵奢侈的气息,两架两马并驱的红蓬马虎车,三辆黑蹄白马的小马车,前呼后拥一队彪悍的车马侍卫,看得出来这是群,吃饱了撑着跑到大山里来找刺激的公子哥。

虽然山路崎岖,舟车颠簸,所幸不是雨天,这队人马最后停在了一个巴掌大只有几百口人的小镇外。

领头的那辆大红马车走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公子看上去给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印象,可是放谁看着他身后坐的那辆马虎马车都不可能觉得此人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物。

后边第二马车轿子之中窝着一个满眼倦容的姑娘,她一边软靠着轿窗,只露出一个脸蛋去看外面,这个脸蛋算得上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足以成为各色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可惜眼睛里透着的妩媚和狡黠都弥漫在四周,使她变成成了一个十足的魅骨子。

后面三辆马车走下三个白白嫩嫩的公子,脚下生风,一眼就看得出是练过一些拳脚功夫的,虽然脸色都有些不羁和高傲,但是步履间的迈出的气势十分的惊人,有一个甚至已经走路不发出一点声音,这练家子的功夫可是有的令人咋舌了。这群吃饱了撑着的公子哥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那么多好的地方不选,偏偏选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来找刺激。

等了半天第二辆马虎车上的那个女子终于下来了,一身白纱,广袖流裙,长发飘飘,好生漂亮,身后跟着一个约莫30岁的彪型大汉,木讷狰狞,步伐沉重,却是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后,走到小镇边往里看去。

杨公子,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坐第三辆马车那个公子哥好奇的问道,车队之中就两个姑娘,其中一个是这个杨公子纳的小妾,剩下的就是这个尤物一般的媚骨女子,这些公子哥每天都过惯了有美人侍奉的日子,一发现有个美女,他们肚子里的小心思早就打起了转转。要不是顾忌到,是杨大公子请来一道冒险的朋友,这几个公子早就按赖不住邪火,冲上去把这个美人就地正法了。

其实这个美人我也是半路捡来的,一想到一路上多个美人陪伴也不那么寂寞也就让她跟着我了,说起来,她似乎是我妹的一个姐妹,你们几个还是不要惹祸了,我妹要是发飙起来我都要躲起来……杨公子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美人,其实他何尝不想打这个美人的主意呢,只不过看到那个美人脖子间的那个十字刺青,让他心头不由的一寒,闪躲的把视线转投到另外一侧的小镇。

另外三个公子面面相觑稍稍收敛了一些那邪恶的表情,连杨州大公子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美人,他们那样的家族更没有底气了。

兄弟几个,没事,不就是女人嘛,这个镇子也是属于我杨家势力范围的,走去看看。杨公子神色一转,看到那个上面写的小石镇,嘴角一扬,一拍身后的李公子就往镇上走。

后面的王公子,张公子也对视一笑,招呼了一声那个美人就一道走进镇子去。

镇子很小,小到那种芝麻大小的事情都可迅速的传遍整个镇子,对于这个深处八百里大山深处的镇子来说,马车已经是他们想象的极限了,今天镇子门口却气势汹汹的来了一大队武装成钢铁猛兽一般的车队,无疑是给这个镇子投下了一颗炸弹。不仅玩泥巴脏兮兮的小孩,趴在路边的石头后面看,几乎所有镇子里的村民都走了出来,站在远处带着敬畏和羡慕,啧啧称奇,一个胆子稍微大一点的十一二岁的男孩,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想去摸一下第一辆车那只看上去十分威严的拉车的长得像老虎的大马。嘶嘶。那马虎气势汹汹的一扬前蹄,把那小孩吓得也立刻溜了,躲到一个走来的十七八岁一身破衣服神色散漫的青年身后。

这个小孩有点不甘心的拉着这个青年的衣角指着马说道:南老大这个什么马好凶。

这个青年一瞪这个小孩:这是马虎,摸不到,走,我们都回镇上去吧,说不得镇上来了了不得的人物了,我们可能又有肉吃了。说着这个青年一扬手,吊儿郎当的走着,四周跑来一大群孩子跟着他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往镇子里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镇子跑来一个穿着官差衣服的男子。

刁民南小满,知县大人传你去衙门。这个官差站在南小满身前,高大的身影稳稳的压了这个南小南一头,一直以来这个南小满是镇子里最让他难搞的一个刁民,整天游手好闲小偷小摸也就算了,甚是把全镇的小孩子都收在他门下了,搞了个什么孩子帮,现在镇子里一有个风吹草动,也是这个孩子王第一个知道。

南小满惊讶的一看这个官差。宋官差,我今天还没有偷东西啊,怎么知县大人又要抓我去。身后的十几个孩子也齐齐的给他们老大抱不平,我们老大今天没有偷东西,不许抓我们老大。

看着这十几个剑拔弩张的破小孩,宋官差叹了一口气,都是些亲戚邻朋的小孩子,他也不好出手教训,只得稍微耐心一些的说:今天来了几个大人物想必你们也知道了,他们要进山探险打猎,想找个熟悉森林的人领路。

南小满神色微微一扬哈哈,好说好说,这种事情还真是非我不可啊,先说一声我要吃猪蹄,我的小弟们至少每人两只鸡腿。说着南小满已经笑意盈盈的往官府大门迈进了,说起来,南小满死去的老爹就是这个镇子的猎人,他从小就跟着父亲跑遍了镇子周边的森林,若论起来森林领路还真非他不可。

门口放着两只威严的石狮子和一口鸣冤报官的大鼓的便是衙门了,南小满走到衙门口,稍微收敛了一些他的痞子习性,假把意思的整理了一下破烂兮兮的衣服,然后跟着宋官差走了进去,十多个小孩就躲在石狮子后面眼巴巴的望着。

远远望去,就看到官府大院中散坐着一大队的铁甲护卫,而衙门客厅上知县跟五个男女平起平坐的在一起。

知县大人,草民,南小满带到。宋官迈着规矩的步子差走上禀告。

好。知县大人笑嘻嘻的对身边坐的几个小太岁寒蝉的招呼一声。这就是我给你们找的领路人,这小子对镇子附近几十里的森林都熟悉得很,身手敏捷,跟你们领路最合适了。

哦,找个乞丐给我们领路,县太爷,你可真会办事啊。王公子瞥了南小满一眼,便撇开眼睛,似乎多看了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一般。

哪里哪里,王公子不要误会,南小满是有家可归之人,绝对不是什么乞丐,我们镇子里是没有乞丐的。知县大人被吓了一跳,急忙摆手的赔笑的说道。

南小满,你对附近的森林很熟?这次倒是那个一直不言语的美人开了金口问道。

本来听了那个富家公子的第一句话他南小满就是拿什么给他都不会给他领路的,但是眼前却换了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来问他,他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清秀的活脱的大美女立在他的眼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他下意识的提提裤衩:哈哈,是啊,这周遭的树林就是走个十天十夜我也认得路。

那我们想打猎山熊猫有吗?李公子倒也是毫不在意这个小厮的打扮,有些兴趣的问道。

山熊猫有啊。这时候李公子问到了关键点了,,南小满兴趣也起来了,南方三十里外就有个山熊猫窝,有十多条山熊猫,不过他们的猫王厉害得紧,就是旁边的几只狮子豹子都不敢轻易的去惹它。

哦,还有山熊猫王。张公子站了起来。你带我们去,我们要是打到了山熊猫王赏你十两金子。

哦,你们有双簧弓吗,要是只有普通的破弓还是算了,估计山熊猫崽子都打不到。南小满瞥了一眼这个张公子痞子气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不自觉的打击道。

呵呵,双簧弓确实没有,只有钨丝弓。杨公子一听到双簧弓立刻知道这个看起来一身不正气的地痞子也是一个行家,倒是稍稍的放低了一些姿态。

钨丝弓啊,倒是可以打到山熊猫崽子了,要是有钨铁复合弓我就可以把这窝山熊猫端了。南小满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个美人深深的看了南小满一眼,嘴角不可察觉的一扬:好,那你就领我们去端了那窝山熊猫吧。

我拒绝。突然南小满就抱着手一脸正经的拒绝道。

知县眉毛一跳就要说话。这时候杨公子下意识的就问道:为何。

没吃饭,没力气了。

噗嗤。那美人一笑,几个公子也是顾不得形象的笑了。

给你吃饭嘛,吃饱了带我们去。知县大人也是脸色一转笑嘻嘻的。

南小满眼睛一睁开我要吃肉,还有我门口那些小弟也要一起吃。南小满指着大门口石狮子后面的一群破小孩对知县道。

知县嘴角抽搐了几下,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看到旁边的几个公子哥,他难看的脸色硬是挤出了几分笑容。好,好,一起就一起,只要你给几位公子把路领好这都好说。

小弟们,来吃肉了。南小满手一扬,门口的十几个小破孩就冲了进来,看着一个个如虎似狼的样子注定了知县大人家里的那二十几只老母鸡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