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婚动人:甜妻乖乖的

第1章 活春宫

A市皇希酒店。

“好了,看看,果然是漂亮的新娘子!”卓淑琳放下手里的唇蜜,一脸笑意。

云若初忐忑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袭白色婚纱除了裙摆处绣着些许立体碎花便再无其他。

几秒后才木讷开口,语音沉闷,“妈……你说他为什么要娶我,他明明知道我害……”

“小初!”卓淑琳急急打断她,拿着唇蜜的手不自然颤抖,紧张的神情似乎极其害怕云若初说了什么不对的话。

“不能再多想了知道吗!”卓淑琳再次提醒她。

耳边回旋着外面喧嚣的声音,镜中的脸尽是苍白,A市墨总的婚礼,云若初即使再孤陋寡闻还是能想象到那场面会有多轰动。

明明做好了准备,云若初心里还是止不住打颤。

毕竟办完丧礼就举行婚礼,这样的事情在A市是闻所未闻。

“小姐!夫人!姑爷他……”一道急促的声音打断两人。

云若初看着手机里的信息,精致的小脸上一片惨白,紧咬的红唇很久才说出一句话,“刘姨……婚,婚礼还有多久开始。”

姑爷他没来,而且整个墨家都没有人来……

颤抖的双手推开门的那刻,云若初看到所有人惊讶的眼神,还有那瞬间停止的喧嚣声,踏着红毯缓缓走向教堂的中间。

嘴角始终带着得体的笑容

“新娘云若初,你愿意嫁给墨郗决先生为妻吗?”

“我……愿意。”

“新郎……”

“我愿意。”

周围的声音再次响起,牧师已经呆滞,因为回答我愿意的人始终只有新娘一人。

云若初清浅一笑,整个A市瞩目的婚礼,她云若初自然不能丢了墨家的脸。

怎么会愿意呢,谁愿意娶一个杀母仇人……

嘲弄的声音落入云若初的耳里,她没听见,只看了母亲担忧的眼神。

还好,还有她最亲爱的爸爸妈妈。

……………………

那天的事情掀起了多大的风波,A市沸沸扬扬的传闻,云若初无暇顾及。

结婚三个月,她几乎没出过墨家,没去过学校,没登QQ,没刷微博,没打过电话,好像完全和社会脱离,倒是过上了她以前向往的寄生虫生活。

后院的草坪是云若初这三个月在墨家待过最久的地方,除了风景,还有清净。

六月的夜晚还带着一些闷热,草坪上的泥土味道愈发浓郁,不时还能听见蝉鸣的声音。

云若初随意躺在草坪上,手指随意的扯着一旁的草皮,一袭浅绿色长裙和周身的花草近乎融为一体,本想继续躺下……

感觉到有脚步声慢慢靠近,迅速起身,拍了拍裙衣,脸上再无一丝放松之意。

“少夫人,晚餐准备好了。”随意的语气,虽然说话的人低着头,但话语中却毫无尊敬。

“嗯。”

“少夫人,请。”说完便示意若初。

若初一愣,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眼前的人叫张阳,虽然知道她们不喜自己,但也从没有这样明目张胆过。

看着眼前的若初不为所动,张阳渐渐提高了音调,“少夫人,这是少爷的吩咐”,说完的同时不屑的望着若初,一脸得意,这样的女人也想做墨家少夫人,她倒是想看看云若初看到那画面会做何感想。

是他?他——他回来了……三个月了……

身子怔了怔,颤抖的双手紧紧握着,慢慢开口,“好——”

…………

一进大厅,若初瞬间惊讶。

怎么……怎么会所有的仆人都在这。

张阳看着云若初的失神,心底暗暗不屑,“嫁给了少爷又怎样,还不是一样守个空房子,连下人都不如,少爷心中的人只会是言依小姐。”

若初慢慢走进,一眼便看到那个坐在沙发上的挺拔身影,周围顿时压抑起来。

他——是她的丈夫,而她却是第一次这样真实的见到他。

越来越近,云若初越发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冷肃气息。

“坐。”幽幽开口,冰凉的声音让所有的人低着的头又垂下几分。

本就紧张的若初脸上越发的苍白,坐在末尾处,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墨郗决回头,看着面前的云若初,目光停留在她的两个麻花辫上,眉头轻蹙。

眼底闪过的恨意一瞬即逝,下一刻,墨黑的眸子望着右侧房门里走出的身影,阴沉的眸子蔓延着说不清的情绪。

“墨,我好饿。”一红衣女子径直扑在他怀里,亲昵的搂住他,一双水剪似的眸子媚眼如丝,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颈间的吻痕更是明显暴露在香肩譬露的睡衣上。

云若初微微惊愕,募得低头。

想到那场婚礼,很快收好情绪。

低头时却在思考,她这时候应该怎么做比较合适?

说一句“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还是“我不介意,你们放轻松?”

好像,都不合适啊!

换做是以前,她肯定早就……

男子睥睨的目光落在怀里的女子,只是眼角尾处微挑,只一秒,唇角微启,“饿了,嗯?”

说完勾起女子的下颚,低沉的嗓音缓缓吐出,“贝儿,看来我刚刚没有喂饱你?”目光扫过女子的酥胸半露却是笑的讥讽。

云若初自然不会不认得那个女子,星远旗下最具盛名的新晋小花旦林贝儿。

等等!不对,她现在不是应该担心自己吗?

云若初微一抬头便看到两个快要融为一体的人,那白花花的大腿异常的刺眼,高大的黑色背影讳莫如深,她总觉得有些压抑。

饶是云若初再怎么淡定看到这场面依旧有点吃不消,眼光扫过四周,早已没有一个人,只是看到张阳走出去时眼底带着恨意,云若初分不清那恨意是对着谁。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呻吟声此起彼伏,这个时候,他们应该需要安静。

云若初站起身绕着墙侧轻声的行走,只是心头一直在祈祷: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看到渐近的楼梯口,云若初眼底一个光亮,还差一步,很好,快速抬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