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鸟

第一章颜料盒上的见面

你要是喜欢涂涂抹抹的就自己去赚钱,我和你爸不会为你出一分钱,我们就是把钱扔给阿猫阿狗也不会给你。一个女人怒吼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周围正在等着打电话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末依依。

妈。末依依感觉到了周围的眼神,她的眼圈带着泪水。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个女儿!女人残忍的挂了电话。

末依依站在那里,眼泪还在眼圈打转,她努力的让泪水不流出来。

喂,你打完没打完啊,我们还要打电话呢,打完了赶紧出来!排在她后面不乐意了,一个个七嘴八舌的,都在责备末依依耽误了她们的时间。

末依依把电话挂好,又把IC卡拿了出来,她才刚准备走,就被后面的人一把扥住扔到了一旁。

倒在地上的末依依看着周围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样子,甚至还捂着嘴嘲笑自己,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站起了,疯狂的朝着街角跑去。

她逃离这里,她不要让别人看她的笑话。

末依依,一个坚强独立的少女,家里一贫如洗,父亲是勤勤恳恳的庄稼人,打碎牙齿都往肚子里面咽,从来不和末依依还有她妈妈两个人说。末依依的妈妈,是一个飞扬跋扈的胖女人,她一直都认为末依依是上天派下来折磨自己的,花自己的钱,和自己的血,所以她四处挤兑末依依。

邻里街坊经常谈论末依依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最后胖女人也忍受不住街里街坊毫无节制的口舌,四处借钱带着末依依去了县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最后的结果,末依依当然是她的女儿。

这下她认为街坊们就不会说什么了,可没有相当他们的话更多了,什么亲生女儿还这么对待,还是不是人啊。

胖女人一气之下,说服了末依依的父亲,搬家!

他们搬到了离着街坊很远的地方,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胖女人觉得很快乐,每天都在院子里晃悠,也不干任何的农活。

家徒四壁,他们四处借钱,欠下的外债要是现在有的资产的好几倍,末依依要是靠着父母养活她早就已经在初中辍学了。

还要他的父亲有一个好哥哥,他看末依依这么懂事,长得也漂亮,于是出资供末依依上学。值得一提的是,大伯家里是开孤儿院的,在这个地方有着一定的口碑。

她母亲可以不同意了,要养就养他们一家,要不就不能供养末依依。

大伯被弄得很尴尬。末依依在一旁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但泪水已经浸湿了地上的水泥地。

这些,她的父亲都看在眼里。

虽然是勤勤恳恳没有一点儿学识的庄稼汉子,可他也还是知道知识对于一个人重要性的,于是他在晚上,拿出了家里仅剩下的一些腊肉,又从别人那里借了一些白面,长途跋涉的来到了哥哥家里。

我希望你能把末依依带走,她应该成为一个有知识的人,不能够埋没在这个大山里面。庄稼汉子淳朴的话语感动了他的哥哥。

他哥哥当下就决定要给末依依最好的资源。

庄稼汉子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哥俩在门口相拥而抱,原本哥哥邀请弟弟去家里坐的,但弟弟却把自己低贱的身份弄脏哥哥家的地板。

哥哥看着弟弟的这个样子,从钱包里拿出了1000块钱。

弟弟当然不会要,可哥哥却硬塞进了他的口袋里。

弟弟用感动的眼神看着哥哥,哥俩再次相拥。

几天之后,父亲偷偷的和末依依商量好了计策,帮助她逃离这里。

天还没亮,末依依就背着一些干净的衣服朝着大伯家走去。

等到天亮了,胖女人醒来,四处找不到女儿,开始疯了一样在家里大喊大叫,又是砸锅又是砸玻璃的。

末依依的父亲没说一句话,一直在田里干活。

原本胖女人是要把末依依卖掉的。买家都商量好了,可人却不见了,这是要巨额赔偿的。胖女人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卖力的寻找着末依依,卖力的程度堪比她这辈子之最。

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她开始下山,和那些自己不待见的街里街坊打听。

大家都不喜欢这个胖女人,都爱答不理的回答着她的问题。

结果胖女人发怒了,她砸掉了邻居的东西,放跑了家里的鸡。

你这个疯女人,你女儿要是跟着你,迟早得毁了,幸好他有一位好大伯!街坊对着胖女人大骂。

胖女人听到他说大伯,瞬间明白了。

她气冲冲的朝着大伯家赶去。

在那里,她果真看到了末依依。

她不依不饶的就是要带走末依依,最后都引来了警察。

依依,告诉警察叔叔,你要和谁在一起?警察问末依依。

大,大伯。末依依躲在大伯的身后,看着胖女人。

好你个兔崽子,我养你这么大,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胖女人被气昏了头。

警察带走了她。

家里终于安静了。

大伯,对不起。单薄瘦削的末依依从大伯的身后走出来。

大伯摸了摸她的头。

大伯因为经常不在家,只能把她安置在了孤儿院,这里有很多年龄相仿的孩子,他们一起嬉戏,一起玩闹,但末依依却不忘记学习。

后来,末依依在大伯的资助下,上了一个名牌的高中。

她也会在周末的时候回家里做一些农活,帮助父亲分担一下,可每次母亲看到她都会用东西扔她,让她滚。

末依依忍受着这些辱骂,继续帮父亲,父亲看着末依依,会对她笑笑。

末依依上大二的时候,大伯家里来了一位名画家,大伯叫来了末依依,想让她也受受熏陶,谁知这个举动,却是彻底打开了女孩的艺术天分。

名画家夸赞末依依是个人才。

末依依也因此爱上了这些五彩斑斓的绘画。

她利用空暇时间,都会在家里画上几个小时,废寝忘食的,然后拿着画好的画回到家让父亲看。

父亲不懂这些,每次看到之后都说好,但母亲看到之后,就会抢过去撕掉。扔进灶火里面。

末依依哭着看着母亲的举动,她不恨这个女人,因为她是自己的母亲。

时间过得很快。

末依依要高考了。

家里都是十分重视,街坊们对这个女孩子都很喜欢,她经常帮助他们做一些家务事,虽然她有那么一个母亲,大家都替她惋惜。

每次提到她的母亲的时候,末依依都是笑笑。

街坊们送来了鸡蛋,让末依依补补身体,别累坏了。

胖女人把鸡蛋都煮了自己吃。吃不下了才会分一点儿给末依依的爸爸吃。

而爸爸都是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等到末依依回来的时候,拿出来给她。

末依依流着泪吃着爸爸替自己藏好的鸡蛋,即使已经发霉了,她却吃的很香。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

末依依考上了远在市里的一家名牌美术学院。

大伯替她高兴,但自己的资金已经资助不了她上学了。

末依依却笑着感谢大伯,以后的学费自己去赚,绝对不会辜负大伯对自己的期望。

末依依的妈妈知道了末依依考上了那么好的学校,第一个念头不是开心,不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女儿感到骄傲,而是在想这么好的学校会花费多少钱。

末依依走的时候,只有大伯和父亲来送她。

父亲从口袋里拿出了皱巴巴的一张100块钱塞到了末依依的手里。

末依依怎么都不肯要,可父亲却要求她手下。

拗不过父亲,末依依只好收下,她和父亲大伯一一拥抱告别。

坐在车里,回过头看着父亲佝偻的身材,和旁边的大伯是天壤之别,明明两个人相差5岁,但差距却是相当明显的。

我一定会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末依依发誓。

末依依和学校商量好晚一年入学,学校了解了她的情况,同意了她的请求。

末依依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面找到了兼职工作,她没日没夜的赚钱,可还是没有凑够那高昂的学费。

下午的时候,她只是有点儿想家了,想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却不想母亲会那样的说自己。还要和自己断绝关系。

末依依坐在街角,把头埋在双臂中。

哭了一会儿,她便知道自己不能感情用事,还需要继续找工作,找兼职。

这个时候,地上的一张海报引起了她极大的兴趣。

招募绘画模特,一小时50。

这么好的事情,末依依拿起了那张已经被人踩的脏了吧唧的纸,吹了吹上面的尘土,按照地址,她来到了一家十分豪华的店面。

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门口的招待很客气的对末依依说道。

末依依看了看招待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的,她她突然想走了,可是一想到1小时就有50元,她开始犹豫不决。

是来招聘模特的吗?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走了出来,上下打量着末依依。

嗯。末依依小声的说道。

跟我来吧。眼镜女人托了托眼镜,然后走向里面。

末依依朝着招待点了点头,算是个打招呼,然后赶紧跟在眼镜女人后面走进去。

这个地方太大,末依依怕自己走丢了,她紧紧的跟在眼镜女人的后面。

眼镜女人停下步子,紧张的末依依竟然撞了上去。

对,对不起……末依依害怕的小心的说道。

眼镜女人看了看末依依,也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没关系。

以后叫我孙主任,眼镜女人对末依依说道。

是。孙主任。

嗯,进来吧。孙主任拉着末依依走进了一间房间。

绘画模特你了解吗?孙主任一进来就开始问末依依问题。

嗯,知道。末依依小心的回答。

好,在这里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孙主任把一张纸拿给了末依依。

末依依拿着笔在纸上认真的写了自己的名字,性别。

在联系电话的一栏,她犹豫了很久。

不好意思,我没有联系方式,但我能够保证按时来。末依依看着孙主任。

那行吧。孙主任从末依依的手里拿过了那张纸,然后让一名工作人员去带她换衣服。

换好衣服的末依依走进了教室。

她害羞的看着这间教室。

里面只有一个人。

她拉了拉身上的裙子,裙子有些短,直到膝盖,露出了她葱白的两条美腿。

她满脸通红的,站在了这个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