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第1章 智斗恶魔

此时的渭国天朗气清,遥望远处,白云几朵,一片澄蓝。

今日是渭王朝极为出名的澜王的成亲之日,红缎铺在延伸数十里的青石板上,两旁的树木挂满了红丝带。

一顶大红色的八抬大轿从白太医的府上抬出来,朝着澜王府移去。

街道两旁的百姓摩肩接踵,探头探脑想瞧瞧谁是这场婚礼的倒霉蛋。

对于澜王成亲之事,渭国的百姓早已喜闻乐见,每年雷打不动地定要举行一次。

喜庆的鼓乐声与唢呐声不绝于耳,乐手们摇头晃脑地沉浸在喜悦之中。

“嘶~”喜轿内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红盖头下,白未晞长长的睫毛微微一动,绝色的脸蛋染着绯色红晕。她费力地睁开双眼,眼中却露出一抹淫光。

“是媚药!我怎么会......”白未晞还未过多思考,来自身体深处的渴望,以及眼前的一片殷红却打断了她的思路。

“这是哪里?怎么不是在医学院?我怎么会喝下媚药?唔......”白未晞闭上眼睛紧咬双唇,又一阵灼热感从深处袭来,她只好艰难地反手摸了摸自己的脊柱。

片刻后,灼热感逐渐消散,白未晞用娴熟的摸骨手法暂时控制住了身体的欲望。

冷静下来后,白未晞开始回忆。

她本是现代一名著名的摸骨专家,此时应该是在最顶级的医学大楼演讲最NB的新型物种调研报告。

白未晞越是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脑子就越是混乱,此时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却不断涌现。

“姐姐,我好怕,我不想嫁给那个恶魔,求求你们救救我!”满眼披红的闺房内,精致的铜镜里映着一张娇俏可人的脸,一双灵动的泪眼凄凉可悲。

“谁说澜王是恶魔的?你得听父亲的话嫁过去光宗耀祖啊!”白未晞颤抖的话音刚落,一个妖娆的声音便随之传来。

“二姐,我听人说,过去凡是嫁给澜王的女子死的死疯的疯,我不想步她们的后尘......”白未晞忽然转身抓住声音的主人白未清的手,带着哭腔祈求着,肩膀不断上下抽动。

“七妹,我却听说澜王最喜欢你这样楚楚动人的姑娘了,他一定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另一侧,另一个女子手持杯盏朝白未晞走了过来,脸上挤满了邪恶的笑意。

“三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白未晞转头看着向她走来的白未浅,不解又凄惨地问道。

白未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提脚大步走到白未晞跟前,死死捏住白未晞的下巴,将杯盏中的液体往白未晞的口中灌。

“呜......呜......二姐......救我......呜......三姐不要......”白未晞的身体被二姐紧紧压制住,挣扎无能,任由三姐将液体灌入口中,呛进鼻腔。

“做姐姐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以后就好好享受淫荡的‘美名’吧!哈哈哈哈......”放下杯盏,白未浅大笑着将盖头狠狠地砸在了白未晞的头上。

喜轿上,白未晞浑身发热,意识模糊,随着轿外鼓乐声起起伏伏,她感觉体内有一股火焰在燃烧。

越来越热的身体让她招架不住,最终在渴望与痛苦中彻底闭上了眼睛。

“原来是被灌了过量的媚药!”此瘦弱的身子经受不住强烈的媚药而毙命,这死法,真丢人!

白未晞快速地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而且还穿越到了受气包身上!

并且马上要面临一个未知的恶魔。

婚房内气氛诡异,烛光影绰,本应只属于新娘新郎的洞房里,却从盖头上映进了两个男人的身影。

就在白未晞暗中观察时,一个身影一摇一晃地朝喜榻走来,并迅速抬手掀开了罩在她头上的红盖头。

瞬时,一名陌生男子立于跟前。

眼前的男子长相俊美,身着大红色喜袍,乌发高束,一支精致玉冠插于发束之中,嘴角却肆意地勾起淫邪之笑。

“咦?不是说澜王面容丑陋吗?”白未晞先是一愣,又迅速收回那因讶异而发怔的目光。

“这次我依然替你代劳,不然你这半废的身子浪费了这么好的美人,多可惜啊!”就在白未晞不解之时,眼前的俊朗男子突然转过身去,开口对着黑暗处的人影说道。

“当然了。理应舅爷代劳。”从黑暗处传来的声音毕恭毕敬,低沉沙哑,难听得令人发呕。

岂有此理!

坐在喜榻上的白未晞双拳紧握,厌恶地扫视了一眼房内的两个身影,表面却波澜不惊。

难怪记忆中的澜王分明是个丑陋不堪的男人,而站在面前的男人却英俊倜傥,原来是澜王的舅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