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第5章 梳妆打扮

“放心吧,姑娘,从此以后,我将替你骄傲地活下去,为你报仇。”镜中那张美艳动人的脸,露出了一个复杂的笑意。

“一弦,给王妃梳妆。”渭澜低声吩咐。

木门“嘎吱”一声被缓缓推开,款款走进来一名清秀的女子。

她身着绿色轻纱,仪态端庄,浅笑嫣然,一看就受过良好的训练。

一弦迈着小步走近白未晞,俯身在白未晞耳边轻声说道:“王妃,王爷吩咐,从今往后奴婢就是您的贴身丫鬟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是。”

白未晞用余光轻扫渭澜,见渭澜处变不惊,心中暗笑:不就是派来监视我的吗?跟我玩这套!

“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好。”白未晞幽幽地吐出这几个字,言外之意已然十分明朗,那就是别多管闲事。

“是。”一弦乖巧地应着,立马开始为白未晞梳妆打扮。

在白未晞梳妆的过程中,只听“哐当”一声,渭澜将宝剑收入鞘中,唤来了一竹。

随着一竹进来的还有四个身材魁梧的轿夫和他们抬着的一张步辇。

两人走近渭澜,扶着渭澜坐上了步辇,便一摇一晃地将渭澜抬出去了。

一弦确实拥有一双变腐朽为神奇的巧手,昨夜闷头大睡了一晚后,盘得厚厚的头发早已是凌乱不堪,但经过一弦一番拨弄,竟然又呈现出了古典的韵味。

白玉似的肌肤略施粉黛,一支凤身步摇斜簪,既显少女的清新自然,又显美艳袅娜。

白未晞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她对自己在古代的相貌很是满意。

“一弦,你这套梳妆打扮和礼仪是谁教你的啊?我看府上其他丫鬟可比你差得远了,真厉害。”

白未晞早就看出来这个一弦非同一般,绝不是普通的丫鬟,便看似无意地问道。

一弦眉眼瞬间一闪,淡定地答道:“一弦自小做事较真,所以学得比其他姐妹刻苦一些。”

这个回答虽然简单,但也算是滴水不漏。

罢了,要监视就监视吧,反正本姑娘也挺无聊的,多个人还可以说说话。

“一弦,我过去一直被父亲养在深闺,对朝廷了解少之又少,你给我介绍介绍这渭王朝吧!”

白未晞抬起头来,眨巴着她那双闪烁着波光的眸子,一脸好奇地问着一弦。

一弦一愣,被王妃突如其来的“撒娇”弄得不知所措。

“渭王朝如今最受宠的是皇后乔依,她的嫡子渭沐是当今太子,国舅乔楚是她的亲弟弟,背后势力极其强大。皇帝膝下有七子,澜王是最小的一个,但小时候遭遇一场意外,成了残疾,栾贵妃也在那场意外中去世,当时栾贵妃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

“那皇上的另外五个儿子呢?”白未晞继续欣赏着镜中的自己,随意问道。

“七子就存活下来三子而已,除了太子和澜王,还有一个是三子泺王,她的母妃是施贵妃,但不知为何出家了。泺王也因此向来闲云野鹤不理朝政,所以平安无事活到现在。”

一弦不紧不慢地为白未晞介绍着渭王朝的情况,白未晞则津津有味地听着。

这样看来,暗害渭澜母子的就是皇后没错了。

让白未晞感到奇怪的是,既然其他皇子都夭折了,而澜王又成了残疾,那么泺王应该是最有希望与太子争夺天下的皇子了,为何施贵妃会突然出家呢?

白未晞了然于心地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了解了这些,待会儿进宫面圣时才不至于失态。”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怕面圣。不过,知道了这些,她也明白了为什么渭澜会一直强调她死定了。

一弦没有多问什么,王爷吩咐她暗中调查王妃,她只需观察就行。

此时白未晞忽感身体异样,从身体深处渐渐溢出一股热浪和骚动。

大事不好,媚药对这个柔弱的身体刺激太大,连她的摸骨手法也快控制不住了。

“你先出去吧!”意识到情况不妙,白未晞强作镇定,立马遣了一弦。

“是。”一弦乖巧地行了个礼后就退下了。

一弦刚把门拉上,白未晞便松了口气,一手扶额,轻咬下唇,唇光璀璨,晶莹剔透,甚是诱人。

擦了擦头上渗出的滴滴汗珠,白未晞两指并拢,快速对着腹下的气穴和太乙穴点了下去。

同样梳洗完毕的渭澜早已等候在餐桌前,他抬手摸了摸遮挡住白纱布的面具若有所思。

房事由舅爷乔楚代劳之事,对于渭澜来说,是侮辱,是耻辱,更是屈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