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第8章 大获全胜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乔楚捂着被杯盏所砸之处,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你的双眼是谁给你挖的?”渭王继续问道。

乔楚却突然愣住,短暂的安静,让渭澜不禁捏紧了扶手,太子和皇后又一次期待地望向乔楚。

白未晞面带笑容,目视前方,只听担架上的乔楚在片刻愣神后张口大声念道:“我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

渭澜的手瞬间放松。

皇后知道此事已无回旋余地,只求皇上能够饶过乔楚一命。

“皇上,楚儿一向循规蹈矩,所犯下这样的错误也是一时糊涂,求皇上看在乔家的份上,饶他一命。”

“儿臣恳请父皇开恩!皇祖母,求求您劝劝父皇吧!”渭沐再次朝渭王跪了下去,见渭王没有反应,转而向太后求情。

太后爱自己的孙子,不仅爱渭澜,也爱渭沐。被乔楚凌辱了的王妃死都死了,疯都疯了,何必再追究不放呢?

太后长叹一口气,朝着渭王缓缓开口:“皇上,楚儿还年轻,他已经失去双眼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死罪,就免了罢!”

渭王紧闭双眼,周身的空气中漂浮的全是怒气。

整个广肃殿突然安静下来,大家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只等着皇上发落。

“罚禁闭二月,俸禄一年。此事到此为止,若有人走漏风声,伤了皇家颜面,从重处罚!”渭王挥一挥衣袖,盛怒而去,留下一干各怀心思的人。

白未晞用余光扫了扫跪在地上的皇后和太子,暗自冷笑。

皇后和太子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白未晞的眼神。

事情绝对不是这样,一定是那个残废和那个女人干的!皇后咬了咬唇,拉起太子一同起身,愤愤地瞪了白未晞和渭澜一眼后,大步离开了。

往殿外走去的太子面无表情,只是眼眸深处逐渐蔓延出一股恨意。

乔楚随后被抬走,此刻殿中就只剩下渭澜、白未晞和太后乔氏。

“澜儿啊!快让皇祖母看看你。”太后由贴身侍女搀扶着,步履蹒跚地朝渭澜走来。

太后那关切的眼神,那满头银丝和满脸的皱纹,刺得白未晞的眼睛生疼。

她从来没有感受过来自外婆和奶奶的关心。

不管是现代的她还是古代的她,都像是一个孤儿,举目无亲,孤独生长。

她突然有些羡慕渭澜,他虽然没有母亲,但他还有疼爱他的皇祖母,还有一个父亲可以见面。

想着想着,白未晞的双眼有些微微泛红。

“皇祖母,澜儿很好。”一向冷冰冰的渭澜,此时的声音难得的平和。

“好,好,都是皇祖母不好......”太后握着渭澜的双手,轻轻拍着他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皇祖母,您别说了,当初的事,不关您的事。”渭澜将手从太后的手中抽了出来,将头偏向了别处,似乎在表示他不想提起这件事。

“澜儿不怪皇祖母就好,要经常进宫看皇祖母啊!”太后没有因为渭澜的举动而生气,而是擦了擦眼角,伸手朝白未晞招了招手道,“你就是小晞吧?快过来,也让皇祖母好好瞧瞧。”

白未晞一时神情有些恍惚,有一股暖流从心底往上涌,温暖得不太真实。

“小晞生得真漂亮啊!要好好照顾我们澜儿,他太不容易了。”太后将白未晞拉到自己的身旁,仔细打量了一遍后,笑眯眯地说道。

白未晞看着从太后眼中流露出的关切,大脑一片空白,“好的。皇祖母。”几个字乖巧地脱口而出。

回府途中,天色渐晚。

白未晞还沉浸在太后那真心关怀的眼神中,渭澜却坐在另一侧,一言不发,神色有些异样。

夜晚的乔国公府,一派死寂。

乔楚躺在床榻上,细细回想自己挖去双眼的前因后果,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脑中只是不断地回响着“我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这句话。

想着想着,乔楚甩了甩头自言自语道:哎,这个世界太凶险了,我堂堂一国舅,千万不能被这阴暗的世俗所腐蚀,眼睛挖了好,挖了好......

黑暗中,一身着明黄色长袍的男子步入乔楚房间。

“国舅,你的眼睛真的是你自己挖的吗?”黄衣男子焦急地问道。

“是啊!我不想再睹这世俗险恶,故自剜双眼,徒留清净......”乔楚喃喃道。

黄衣男子突然身体一怔,窗外的月光也渐渐照亮了男子的脸庞。

回想今日所历之事,凡是问到国舅眼睛的问题,国舅都只是重复同一句话,再也不说其他。

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