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第9章 术后发烧

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呢?如果国舅的眼睛不是自己挖的,他又为什么要承认呢?如果国舅的眼睛是自己挖的,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陷入深思的渭沐余光忽然瞥见了乔楚缠着绷带的手。

“国舅,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渭沐轻轻抬起乔楚断了的手臂问道。

“是那个死女人给我折断的!”一听到手臂,乔楚的双眼立刻放出光芒,这件事他可是清楚地记着。

渭沐一手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忽地抬头:没错,国舅的眼睛一定与澜王和澜王妃有关。

渭沐的双眼闪过一抹狠厉的光,在这静谧的黑夜里,释放着诡异与寒冷。

“不好了,王爷出事了!”澜王府内,侍女的一声高呼,打破了府内本有的清净。

“传府医,快去通知聿公子。”一竹闻声,推门而入,边吩咐着下人边朝渭澜走去。

怎么回事?王爷虽然身体残疾,但向来习武,体格健硕,已是数年未染疾病,今日出门时还好好的,怎得一会儿功夫就成这样了?

看着躺在床榻上满面通红,神情痛苦的澜王,一竹又忧心又不解。

澜王府内一时吵吵嚷嚷,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因子。

如此大的动静,很快便传入了白露殿内白未晞的耳中。

“我们也去看看吧!”看着面露忧色的一弦,白未晞淡淡地说道。

白未晞走到落川殿时,府医已在为渭澜诊断。

经验丰富的老府医高布面露难色,行医数十载,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奇怪的病症。

像是风寒,又像是发热,但又不是单纯的发热......

高布眉头紧皱,连连摇头。

白未晞见状,赶紧上前道:“高老,王爷如何了?”

“王妃,请恕属下才疏学浅,暂时未找到王爷的病因,只能先抓一副散热的药缓解症状,最好请宫中太医前来诊治。”高布恭恭敬敬地朝白未晞行了礼解释道。

“让我来试试吧!”白未晞向高布点了点头,示意其退下。

高布请了白未晞进去,便躬身退了出去。

白未晞走到渭澜身旁,伸手碰了碰渭澜的额头,掰开渭澜的嘴巴瞧了瞧后,立即唤道:“一弦、一竹!”

床上的渭澜听到白未晞的声音,微微蹙了蹙眉。

“王妃,有何吩咐?”一弦一竹异口同声。

白未晞边给渭澜解衣服,边给两人安排任务,“一弦,去厨房寻一筐馒头置于阴凉处。一竹,准备足够的米、芋、油、碳。立刻去办!”

“是!”一弦一竹虽然困惑不解,但也不敢怠慢,即刻退了出去,开始着手王妃吩咐他们的任务。

白未晞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渭澜却伸手抓住白未晞的手。

“你干什么?”渭澜警觉。

“给你治病!不要动,你现在是术后高烧,不立刻控制会有生命危险。”白未晞的语气有些急促。

在现代,手术有完备的手术器材,消毒设施,以及无菌环境,可是来到古代,她竟然忽略了她给渭澜做手术并不是在无菌环境下进行的。

加上昨夜一夜未眠,今日白天又劳累了一天,再强健的身体也承受不了病菌的侵袭。

渭澜听着白未晞的命令,竟缓缓地放开了她的手,任由她摆布。

解开渭澜的上衣,露出铜色胴体,宽广的胸脯上两块强健的肌肉上下起伏。

白未晞将手伸进渭澜的衣服中,朝渭澜的背部伸去。

这个女人,究竟在干什么!渭澜暗自疑惑,但沉重的眼皮,迷糊的思维让他无力反抗。

渭澜只觉脊柱中部被白未晞迅速摸过,他的身体便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头没有先前那么疼痛了,眼皮也没有刚才沉重了,最关键的是思维渐渐清晰起来。

“放肆!”渭澜清醒后,白未晞的手还在他的背部游走。

“放你妹的肆!我是医生,我在给你治病。”白未晞给渭澜按着脊柱脱口而出。

“什么妹妹?王爷他没有妹妹。”刚办完白未晞吩咐的任务回来的一弦,正好听到了王爷和王妃的对话,天真地问道。

“......”白未晞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二十一世纪的网络用语,就算给你们解释,你们也不懂啊......

“王爷醒了?王爷醒了!太好了!”刚刚问完,一弦立马反应过来,王妃是在跟王爷对话,说明王爷已经醒过来了。

完成任务的一竹闻之,也走了进来,欣慰地与一弦相视一笑。

一竹不禁对眼前的王妃刮目相看,他和一弦在暗中调查的白府七小姐绝对没有这样的能耐。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