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独宠:凤后狠绝色

第10章 交易

“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白未晞将手从渭澜的衣服中抽出来,走到桌前,淡淡地问道。

“都准备好了。”一弦一竹躬身回道。

“好,待馒头发霉后通知我。一竹,明日去集市上购买一包海草回来。”白未晞掏出手绢,倒了杯中的白酒在手绢上,仔细地擦着双手。

“海草?王妃,都城这里离海甚远,估计很难买到。”一竹为难地说道。

“3天内我必须见到海草,否则王爷坚持不了那么久!”白未晞抬起头,认真地盯着一竹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

“是!”见白未晞如此认真,一竹只好应下。为了王爷,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寻来海草!

次日,一竹发动勿忧阁的兄弟寻遍了全都城都未购到一株海草,颓然地回到澜王府复命。

“没事,我还有办法。”听了一竹的禀报,白未晞点点头宽慰道。

“王妃,属下无能,请王妃降罪。”看着躺在床榻上无法起身的王爷,一竹懊恼地单膝跪地,希望白未晞给他一点惩罚,好让他内心好过一点。

“你没有错。你们若是为了王爷好,就好好地帮我看着地窖里的馒头,那可是救你们王爷的宝贝。”

说罢,白未晞转身出了落川殿,一弦紧跟其后。

马车一摇一晃总算是到了皇宫,亮了澜王府的通行证,白未晞顺利地进到了宫中。

“澜王妃有事求见皇后娘娘,麻烦通传一下。”一弦向守门侍卫福了福身,彬彬有礼地请求道。

“澜王妃求见皇后娘娘有何要事?”守门侍卫斜视了一眼一弦,面无表情地问道。

通常王妃求见宫中娘娘,只需通传即可,这侍卫很明显是故意阻拦,一弦正想上前辩解,白未晞便伸手示意一弦退下。

“救太子性命之事!”白未晞上前一步,向侍卫说道,字字铿锵。

侍卫被白未晞强大的气场镇住,赶紧行了礼道:“王妃请稍后。”便进去通传去了。

片刻后,通传的侍卫出来回禀:“王妃请!”

在丫鬟的指引下,白未晞和一弦很快便到了皇后的寝宫。

“今日澜王妃怎得有空到本宫殿中闲坐?”白未晞请了安后,皇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儿臣今日前来是有事相求。”白未晞站在殿中央,态度和善,不卑不亢。

“哦?本宫还以为澜王妃本事多大呢!原来也需要求人啊?”

乔皇后从见到白未晞的那一刻开始,心中的恨意便开始屡屡燃烧,亲弟弟所受之苦,还在心中缠绕。

一听白未晞是要求自己,乔皇后那股火焰似乎被灭了不少,便开始冷嘲热讽。

白未晞并未将乔皇后的冷嘲热讽放在眼里,继续恭敬地说道:“儿臣此次前来并非空手套白狼,而是要与娘娘做一场交易。”

“交易?”乔皇后双目微眯,身子向后一靠,懒懒地靠在软椅上,似乎不太感兴趣。

白未晞将皇后的反应看在眼里淡淡一笑,“我听闻,太子身上的病已经跟随他十年了,无数名医都无法根治。”

“继续说下去。”一听与太子的病症有关,皇后立刻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

“而我有办法让太子痊愈。”白未晞抬头注视的乔皇后的眼眸,似乎要将她看穿。她知道,为了太子,皇后一定会赌一把。

“本宫为何要信你?”乔皇后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到这里,白未晞知道她已经成功了。

皇后问出这个问题,并不是一定要白未晞给一个正确的答案,她只是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信任自己的仇人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用我的性命换取娘娘的信任。”白未晞不假思索毫不犹豫地回道。

闻之,皇后诧异,探究地盯着白未晞的双眸,却见白未晞神色自若,毫无含糊之意。

“好!本宫就与你赌这一回!”乔皇后端起茶杯,轻啜一口道,“你需要本宫做什么?”

“不需要娘娘做什么,儿臣只需要足量的海草,”白未晞抬眼看了看乔皇后继续道,“听闻去年临海国为我国进贡了海草,而父皇将此物赐给了娘娘。”

“只需要海草?”乔皇后觉着此事越来越有趣了,起身吩咐身边侍女,“去库房将海草取来。”

不一会儿,侍女手捧一个精致的雕花盒子走进殿中。

分明是不可多得的良药,这里的人却不知道其功效,只是放在库房里,任由它生霉变质,真是可惜。

“多谢皇后娘娘。”白未晞示意一弦将海草收好后,便端庄地告了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