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圣皇

第1章 梁羽(1)

七星镇,梁家大宅!

“唰唰唰……”梁家内宅之中,传来了一阵阵空气颤动之声,一个少年手持一柄轻盈木剑,嘴里呢喃:“青龙探爪势破天,拨云见日现苍穹;犀牛望月射牛斗,白猿献果敛机锋!”

剑势如龙,少年行云流水,静如处子,动若脱逃,这一套梁家剑法在他手中浸淫其中是十余寒暑,普通木剑在手,灵通多变,剑光吞吐,灵机内敛,犹若带着生命力,杀气腾腾的剑法在他舞动之中,偏偏现在飘逸大方,一板一眼。绝不亚于剑道大师,以气御剑,奕剑含神,人剑相育,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精气神,融合一体。

少年头戴一顶破破烂烂方巾,着一袭青里泛白旧布袍,与一座巨大的宅院相比,十分不衬,不过少爷舞动木剑一会儿,便是气喘如牛,汗流如浆,口鼻抽风,整个身子只能杵着木剑,弓着身体,大口大口喘气:“呼呼呼呼!”

“苍天,我梁羽何错?你待我何其不公?我恨你无眼,你有眼无珠,妄为天。”梁羽仰天咆哮,发出来了自己病体不相称的咆哮,双眸充斥着愤怒,不甘,五指捏在木剑上,发出咯咯作响之声:“我不甘,我不甘啊!”

梁羽为七星镇名门望族梁家嫡系传人,资质高绝,是梁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偏偏为幼年时被父亲仇家以阴寒掌力击中,寒毒窜入五脏六腑,七经八络,尽管获得父亲以及梁家诸多的高手,以自己本命元阳之气灌注体内,抵御寒气,又是获得了蝶谷医仙妙手圣医全力纪救援,只能保证自己小命,那寒毒如同蚀骨之蛆,盘旋在梁羽五脏六腑,蚕食梁羽精气神,壮大自身,每隔数月以及半载,寒毒爆发,让自己痛不欲生,如坠冰窟,九死一生。每一次寒毒的发作,自己不得不,将自己苦修数月、半载功力尽数散去,抵御寒毒,反倒让寒毒更加精纯,促使自己体质越来越差,连正常人都不如,动辄气喘如牛,纵有不错剑术,也施展不了。

梁羽自怨自艾,从不在人前展现,只能暗自神伤。

“哎哟,这不是我们梁家出了名的废物吗?往日的天才,今日的狗熊,果然名不虚传!”一个阴阳怪气的音调,打破了了这男的和谐、宁静,着眼之处,一名锦衣华服,满脸桀骜不驯的贵少爷,一脸讥笑:“飞舞木剑倒是虎虎生威吗?可惜了,一盏茶的功夫都没,就气喘如牛,大汗淋漓,真的好一个天才,好一个狗熊啊!”

少年说完之后,在他身后的两个扈从,也附和讥笑,浑然不将梁羽放在眼里,狗胆包天。

梁羽眼睛一抽,十余年的苦难,不仅让自己饱受苦楚,心思也磨练得如同明镜似的,敛去了自己的愤怒,以及无奈,喘着粗气,淡然道:“梁武,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出去!”

“贱种,你说什么呢?”梁武笑容凝固,勃然大怒:“你要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这儿,以及整个梁家皆是我父亲所有,也是我所用,你不过是哪一个贱婢生下的野种,若非看在你你过失父亲是我伯父的份上,我就在赶狗一样,将你扫地出门,你胆敢让我出去?你以为你是谁?你这一个不知名的贱种!”

“梁武!你说什么?!!”梁羽虎目怒睁,一股火气,直接从自己丹田冲上脑海,一阵子的眩晕,头上也是冒出来了一道白气:“你……你……你有胆子胆敢再说一次?”

梁武轻蔑一笑,浑然不将梁羽放在眼里,蔑视一笑,语带歹毒:“再说一次又何妨?你父亲是个废物,白白浪费家族数十年精心栽培,最后更是胆大包天,还得罪了玄冥宗,若非蝶谷医仙出面,我梁家都要遭大难,你有何脸面呆在我们梁家?再说你母亲,名讳不详,来历不知,指不定是哪家青楼的贱妇,生下你这般贱种……”

“梁武!!!”梁武一句话还没骂完,只听得惊天动地一声雷霆,直接炸得他脑海恍惚,恍惚之间,忽地眼前一晃,梁武脸上传来了一阵疼痛,嘴唇,牙齿,舌头一瞬间,五官全部扭曲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梁武白一股巨大力气从脸上贯穿了,带得他的身体,撞击在了不远之处墙垣之上,贴成了一个大字,扑哧一声,梁武喷出了一抹鲜血,血沫之中,带着了两颗门牙:“咳咳咳,梁羽小贱种,你……你……你找死,你们两个还是死人吗?给我教训他!”

梁武两个爪牙目瞪口呆,听着梁武漏风言辞,也才回过神来,唯唯诺诺:“是,是,是!”不过他们看着打出一拳比瞬息之间还快,兀自在不远处,喘着粗气,声如风箱,咳嗽不止的梁羽,摩拳擦掌,脸带煞气,这两个扈从,一贯是梁武心腹爪牙,一个唤作王麻子,顾名思义,一脸麻子,满天星斗,另外一个唤作黑鼠,长得獐眉鼠目的,对于自家主子的心思,了解一清二楚,以往也是狗仗人势,对于梁羽冷嘲讥讽的,不过因为梁羽少爷身份摆在那儿,也不好的过分,现在有着这样机会,于私于公,他们都兴奋!

“嘿嘿,羽少爷,对不住了,谁让你这么不长眼睛呢,得罪谁不好?你招惹我们武少爷?”王麻子满天星斗月都是堆积在了一起,像是群星汇聚:“黑鼠,你来?还是我来?最近已经很久没有揍人了,全身都感到不舒服。”说着他全身骨节,发出来了咯咯响声,让人不寒而栗!

梁羽看着这两个走狗动作,自己面色一白,刚才用尽全力的一拳,让他本就羸弱的身躯更加摇摇欲坠,不过这更让王麻子一起黑鼠得意。

“好吧,这一次就让你动手吧,记得下一次可别和我抢。”黑鼠咧了咧嘴,显得不怎么乐意,嘴里不知道再嘟囔什么,一双老鼠眼服饰梁羽,想要从梁羽看出来痛苦,慌张。

听到黑鼠的话,王麻子兴奋不已,阴鸷一笑,狰狞向着梁羽走去:“羽少爷,凭你出身卑贱,半废的废物,也配姓梁?今天我就替我们武少爷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尊卑之分。”一面说着王麻子从旁边的地面上抓起一根木棍,狞笑的掂量了一下木棍的重量,大迈步向前,手中木棍发呼啸着,向着梁羽当头砸去,这一以这王麻子的手段,强健的体魄,加上不俗的招式功法,实打实砸中了梁羽,以梁羽的体质,非死即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