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最强小农民

第1章 白送个媳妇要不要

“你个死老头子,你傻了?养个白吃白喝的货也就算了,现在还想自己让自己的女儿和他订婚?天下哪有这种好事,白吃白喝还带白送?!”

“你声音小点!别让孩子听见了,三生的爹娘在世的时候没少照顾咱家,他们命苦走的早,把娃托付给我,我不能不管啊。”

“管什么管?那点破田能刨出几粒米来?还有那间破房子一到下雨天就漏雨,还得花钱修!”

“三生那娃人品好,他平时也没少给咱家干活……”

“干活有个屁用,能挣到钱吗?我家秋月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美人胚子,将来我还指望她嫁个好人家,让我享几天清福呢!”

“不跟你说了!”

“好啊!你个杀千到的狠心贼!你就这么对我们娘俩啊!我不活了……”

“别闹了,给娃们听见多不好……”

“我就是要那个吃白饭的听见……明天我就带女儿回娘家……”

此时,在墙边的董三生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他本来是出来上厕所,无意中听见这一段对话。

说话的人是他的邻居秋伯和秋婶,董三生是个孤儿,父母去世得早,寄养在邻居秋伯家,秋伯人忠厚老实,但是他的老婆子秋婶却有些贪财势利眼,平时没少使唤三生干活,还经常冷言冷语。

义务教育结束以后,三生拿不出钱来去县里的高中读书,只有留在这山疙瘩里。

这里虽然山清水秀,但是却山势连绵无人修路,只有一些年久失修的土路,从山坳里走出去至少要一天时间。

山里没有多少梯田,山货又运不出去,变得越来越穷,村子里的人很多都搬到山外面去了,剩下的人很少,乡政府也就懒得管这边的建设,结果留下来的人变得更加穷困。

村里的姑娘们几乎都嫁到村外通水泥马路的大村子里去了,还有一些嫁到了县城里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村里的青壮年也几乎都出去打工了,这里变得更加破败。

秋伯的女儿秋月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山里清澈的泉水养育出她不输给城里美女的白皙肌肤,腰细腿长,乌黑亮丽的头发编成麻花辫子垂到挺翘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让人砰然心动。

秋月义务教育结束以后也留在了家里,按照她爹妈的意思,女娃子上学没什么用,不如帮家里多干点活。

秋月和三生从小也算是青梅竹马,关系很好,她如清泉般水汪汪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如天上的月牙一般弯弯的很好看。

三生没有想过要娶秋月,他一直拿她当妹妹,但是没有想到今天晚上却听到秋伯和秋婶关于他们的对话,让三生觉得心里很难受,他不愿意被别人当成吃白饭的废物。

算了,我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应该离开了。三生长长叹息一声,不愿意再听下去了,他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墙边,推开院门离开了秋家。

初夏的天气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的,三生出门感觉到微微的寒意,农村的夜晚是没有路灯的,外面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天空中突然电闪雷鸣,耀眼的电光仿佛瞬间撕裂了天空,眼看要下暴雨了,三生急忙躲到平常自己休憩的村里唯一一座山神庙里。

山神庙里黑咕隆咚的,弥漫着泥土的气息,残破的门窗灌进一股股冷风,外面依旧是轰隆的雷声。

三生拜了拜供奉的神像,神像是用陶土制作的,时间长了勉强剩个人形,但是借用人家的地方肯定要打个招呼,三生是个懂礼貌的孩子。

他找了一块相对干净和避风的地方,半靠着土墙壁坐下,庙外的狂风穿过墙壁的裂缝发出“呜呜”的怪声,如同鬼哭狼嚎一般。

今天晚上的天气很奇怪,电闪雷鸣了半个小时却一滴雨都没有落下来,这让三生感觉不可思议,狂风吹开了庙门,三生走到门前准备关上门,却吃惊的看见在山涧方向,一条银白色的巨龙腾空而起,庞大的身躯几乎连接了大地和云层。

龙……

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