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里种出个妖孽相公

第1章 这个死男人

“啊!”

萧灵溪一翻身在床上滚落到地,伸直腿坐在地上,瞪大俩眼呆呆的看着面前一切。

木屋,窗纸,古代家具,古装男人。

昨晚研究所里同事狂欢,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迷迷糊糊的回家倒下就睡,在床上掉下来看到这一切。

不对,是在做梦!

还得上-床继续睡。

地板上的凉意透过衣服冰着皮肤,怎么这么真实?

暗中偷偷的掐了一下大腿内侧。

“嘶……”是真疼。

灵溪突然想起,难道是狗血的穿越了?

笔直矗立在房子中间的绝美古装男人,冷冷的睥睨着她,冷眸里明显的厌恶,就像在看一坨垃圾。

这是哪里来的男人?

这种眼光看人,忒没礼貌。

萧灵溪怔愣片刻,在地上爬起来,感觉双腿发软,眼前金星直冒,脑部发晕,这怎么就跟低血糖的反应一样?

她极力稳住身体,走到男人面前,仰起小脸,仔细看这个比古装剧里还要有范儿的美男。

这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如山一般的眉峰充满凌厉,一双冷目带着杀伐果断的戾气,鼻骨坚毅的挺直,一双薄唇,凉薄的抿在一起。

一身黑衣,挺拔的身姿流露着高居上位的尊贵不凡。

此时,他身上拒人千里的冰冷仿佛来自地狱。

他站在这里,一动都不动,眼睫毛都不眨一下。

这是真人还是假人?

萧灵溪心里疑惑着,伸出手去,目标是男人蜜色的脸部肌肤。

屈不凡轻轻后退一步,躲过她的爪子,脸上充满不屑的冷冽厌恶,“果真是够水性杨花,你该许遍天下男人。”

声音如同雪山而来的冰冷,这种冰冷,让灵溪止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死男人!

竟然开口就骂人!什么人呐!亏了刚刚还觉得他有男人范儿。

灵溪挑眉,脸上带着倔强和不屑,“就是天下都许遍,也不稀罕嫁你!”

同样冷冷的还回去,女人在被瞧不起的时候,要有气场,绝不惯着男人,不然蹬鼻子上脸。

“哼!”他冷嗤,空气里都透着讽刺的不屑,“那十年前为什么去魏国订下婚约?”

十年前?

魏国?

噢!原来是哪个旮旯里的未婚夫!

虽然刚醒,弄不清楚情况,脑海里也没有原主留下的记忆,但是,志气不能丢,灵溪随意的摆一下手,“婚约?解除掉就好!”

她停顿一下,目光故意鄙视的在对方身上转一圈,然后停留在他下腹部,声音加大,“鉴于你某个地方无能,不能人道,我休掉你了!”

屈不凡冷冽的脸色蓦地更冷,如同来自最寒冷的冰窟。

哈哈!就是这个效果!

想做冰山,冻死你好了!

萧灵溪潇洒转身,随意的抬起手摆摆,“你还是快回去治病吧!找个好医生,也许这辈子还能生个一儿半女!”

他大爷的!再给补上一句!

感觉浑身无力,不知道宝贝手机在哪里?去那个地方歇息一下就好!

在萧灵溪走向床边之际,微风闪过,眨眼间她被男人压住趴倒在床上,鼻子碰到床板,瞬间发酸的要流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