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死开,本仙只爱财

第1章 毒医之死

凡是走在黑暗边缘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的名字,毒医冰滢,据说她是冰家的继承人,可具体是不是没人知道,众人只知道冰家这个世界上顶级的大家族,有着严格的规定,冰家的人不允许接触除了冰家场业外的任何事务。

可冰滢明显不是,即使她的名声都在黑暗边缘,但一个医者,怎么的都跟一个举世闻名的文艺世家有关系。

冰家,是Z国最大的文艺世界,可这么一个跟金钱挂不上勾的家族,竟然权利遍布了全球,据说,冰家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一项的绝技,要么会钢琴,要么会古筝,或者是二胡,特别是冰家的直系血脉,一定要学会古代的乐器之一。

不明白的人,或许会说冰家的主子,发神经,可是真正明白的人,却知道冰家为什么有资格屹立在这个世界上,更会警告自己的子孙,没事不要招惹冰家的人,冰家的女子,就如她们的姓氏,每一个都冷若冰霜,不爱和人交往,因为她们天生的优越感,让她们没办法和一般家族一起寒暄。

冰家的每一代女子都不允许脱离家族成亲,只能老死在家族,如果你想要孩子,可以,找一个还行的男人,上了,留下了种,至于这个男人,你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一次美妙的邂逅,种了就好,不种,只能等下一次在抓一个了,因而冰家的很多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他们从小的观念,就是为了冰家服务,冰家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把琴技练到最好。

是的,琴技,在冰家人的心目中,第一是琴技,什么父母亲情都排在了后面。

说到这儿很多人恐怕有些明白了,冰家的琴,真正的意思不会是那个东西吧?是的,上古音攻,这是冰家有资格立世的资本,所有冰家的每一个人都要会,都要学,都要精,因为没有了琴技,冰家就没有成为一个大家族的资本。

冰滢,冰家第二百一十代传人,冰家最有可能登上家族之位的女子,据说,她十四岁就已经把琴技练到冰家那些老家伙都无法比拟的地步,从此,她就消失在了冰家,对于家族利益至上的冰家,冰滢是一个异类,此刻的她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面前的尸体,不,不是尸体,而是一个已经被开腹的活人。

“心,真黑!”

手上拿着白色的纸巾不断的擦拭手套上面的血迹,对着腹腔里面的器官喃喃自语道,这情景怎么看,怎么诡异,外面玻璃前,围着一圈的小弟,看到冰滢这举动,都不由的倒抽一口冷气,他们怎么感觉,这个毒医,是不是想要吃了老大的内脏了。

心思一往这边想,就忍不住的想要吐了,一下子,围在玻璃边的人,少了一大半,其余的都起呕吐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玻璃是隔音的,恐怕事情就大条了,谁都知道这毒医,怪癖实在多,动手术的时候,竟然要在一个四周都是玻璃的房间里面动,说是为了让他们这些人,好好的看清楚,她是怎么给他们的老大动手术的,可是每次动手术到一半,都会在那边擦拭她的手套。

是的,手套,亲啊,手套套在了手上,本来就是为了让它脏的,您用得着这样子吗?而且还故意等,等到了,那边的心脏仪器什么的都滴答滴的报警了,她才慢悠悠的把接下来的事情做好,因而,又得了一个名字“活阎王”,除了阎王,谁还爱这么的跟人的尸体过不去,不,是身体,口误哈,都被毒医给吓了。

天底下还真的没有一个医生像她这样子,很多经过她手的人,下次打死都不来了,宁愿是正规的医院,就算是不小心被警察抓了也好,这口味实在是太重了,一般人承受不起啊。

可这么一个算是黑心的医生,竟然医术那么的好,虽然每次都看手术的人,都被吓的半死,都是生死关头,可是每次这些人都被她救了回来,而且没多久就活蹦乱跳的,丝毫看不出上次的伤害,直让众人都说天道不公,天理不公啊。

为什么一个这么没品德的医生,技术竟然这么的好,可惜没人知道。很多人都说曾经她的名讳是“仙医”,可看了她动手术,就变成了“毒医”了。

当然这是小人之见,因为真正的原因,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能走的这么远,谁因为她有一手毒技,那么多的毒药她都能配的出来,那些打过她注意的人,都去地府跟阎王报道去了,这才是她毒医真正由来。

“哎呦!这个胃,啧啧!这个肝脏,这个肺,活不了多少年了!还有这个……”一个个的评价过去,冰滢丝毫不在意眼前的血腥,在她看来这是她吓人的好时机,怎么的都不难受了,看这些东西,可比看大街上的美女帅哥好。

“滴滴……”

一阵警报声,只让外面的众小弟都要哭了,他们都已经等了许久咯,为什么这个医生还不动手啊,不就是心脏边有一个肿瘤吗?切了就好了,为什么,还不动手啊,现在都起警报了,众小弟的心沉到了海里,要是大哥有什么事情,他们觉对不里面的人好过,越想众小弟都摩拳擦掌,拿起了武器,只等冰滢出来。

为什么要等她出来,因为这个玻璃是防弹玻璃做的,在冰滢做手术前,都检查了一遍了,子弹根本就打不穿,所以只能等她出来了,显然这些人是第一次给冰滢动手术,否则也不会有这么一幕的出现。

“哎!时间真快啊!肿瘤缠着动脉,缠着心脏,还真是不好解除啊!”叹息一声,有些可惜的说道,冰滢终于决定动手了,手术刀在指间不断的飞舞着,不一会一个充满了恶心味道的肿瘤就给切了出来,接着合腹腔,缝线,一切有条不紊,不一会就完成了。

“啧啧!创记录,还没有45秒,厉害!”

随着冰滢的话音刚落,本来不正常的一切仪器全都恢复了正常,直接亮瞎了外面一众小弟的脸,只叹,这根本就是神仙,不是凡人可以做的到的事情啊,全都呆呆的看着里面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只见女子脱下了了外面的衣物,然后毫不怜惜的扔到了垃圾桶里面,接着在脱下了一层衣物,继续扔,直到脱下了三层,这才住手了。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看上去那么苗条的毒医,里面竟然穿了这么多层的衣服,难道她不会热吗?

咯吱!

“搞定!众小弟们!你们请的医生护士可以进来检查一下了,接下来的护理就交给他们了!”走出了门,看到那些人手中的枪,冰滢明显的一愣,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真是太好玩,这场景多少年没见到了,大概有七八年了吧!

从她十四岁开始,到现在二十四岁了,离开了家族十年,家族给的日子已经到了,今天是收手前的最后一个手术了,没想到可以看到这么好玩的一幕,真是娱乐了她。

“不,不,不好意思。”随着冰滢的目光,众小弟显得手足无措,不好意思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一切正常,简直太完美了!”

“天哪,不愧是毒医,果然不同凡响!”

那些随后进去的医生,看到了里面的病人,全都啧啧称赞,显然这些人一直都看着她动手术到最后,听着这些赞扬,冰滢身形一闪,就离开了!等那些小弟从医生的赞美中回过神来,现场已经没有了冰滢的身影。

w市,一幢普通的居民楼,冰滢揉了揉发胀的脖子,提着两大袋食物,一步一步的往自己所在的楼层而去,此时的冰滢,像是一个平常的女子,长长的刘海挡住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身上穿着市场上一百块就可以买两三件的地摊货,浑身上下一看就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子。

国贸小区,6号楼,6楼,这里的房子都比较老旧,没有电梯,只能一步一步的往上面爬,可冰滢爬的却很开心,这个楼梯是她最后一次爬了,这十多年,她换了多少的地方,终于在这住了三四年了,突然要离开真的很舍不得,不过这儿的温馨,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了。

虽然没有冰家的别墅花园那么的美,至少它安静,让她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没有冰家那么多的条条框框。

“唔……终于到了!”如蜜般的声音响起,不同于她是毒医时候说话的声音,现在的才是她真正的声音,就连冰家的人也没机会听到过,话音落下还可以看见冰滢脸上两个甜甜的酒窝,显然对于现在的状况,她很满意,也很享受,掏出钥匙,打开了屋门。

“砰!”冰滢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家里竟然有着杀手,而这个艳丽的身影,毫无疑问是她姑姑家的女孩,冰凌,她真的没想到这个她对她还算好的女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给了她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