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来了,娇妻快躺好

第1章 霸道的吻

天快亮了,江城的东方慢慢出现了鱼肚白。

夜家大宅,安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漠小贝感觉眼皮很沉,不过,她的意识还是慢慢地清晰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亮光照进来,紧接着她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旁边陷进去一片。

她极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坐在床上,光着上身,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

她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倏然睁开眼睛,这里好像……不是她的家!

“啊——”漠小贝的尖叫声划破寂静的夜,那个男人转过身,一片漆黑中,能看到的只有他黑曜石一般明亮的双眼。

漠小贝一下子慌了神,不会是鬼吧!可是,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啊,怎么会有鬼找上门来呢?

不过,不管是人是鬼,先逃出这片黑暗再说!

就在她打算绕过那个背影下床的时候,男人只粗厚的大手抓住了她。然后,那人稍一用力,漠小贝就跌进了他的怀抱。

特有的男性的气息夹杂着古龙水的香味扑来,漠小贝一时愣住。看来不是鬼,因为她的脸贴着男人的胸膛,他的心跳声铿锵有力。

“你是谁?怎么会……”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后半句硬生生地被一个霸道的吻堵了回去。

男人吻技高超,瞬间就让漠小贝有一种找不到北的感觉。

她拼命挣扎着,两只粉拳落在男人的肩膀,胸口,甚至脸上,可是没有用,这个男人简直像铁打的一样,似乎并不知道疼。她的手都隐隐有些发麻了,可是男人丝毫不受影响,似乎还很享受这个吻。

只是一个吻,就搞得漠小贝呼吸困难,头晕脑胀。

她拼尽全力想要咬那个男人一下,可是他似乎察觉到她的心思,灵巧地躲避着。

就在漠小贝以为她可能就这样被吻得晕过去的时候,那个男人终于离开了她的唇。

不过,他还是紧紧抱着她。夜色中,黑曜石一般的双眸闪闪发亮,眼底流淌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惊喜。

“放开我!”漠小贝大吼一声。

似乎是吻够了,男人猛地松开她,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把灯打开,漆黑的房间瞬间被点亮。

漠小贝仔细打量着不远处的这个男人,眼睛不自觉地瞪到了最大,刚刚恢复正常的心跳再次加速。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剑眉,高鼻梁,微微眯起的双眼仿佛有着一种能洞悉人心的力量。棱角分明的嘴唇很性感,明明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笑,可是却笑不达眼底。

漠小贝的目光不自觉地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直到停在标准的八块腹肌上。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漠小贝咽了几口唾沫,随手抄起床头柜上小台灯,随时准备攻击眼前这个完美如天神的男人。

“这个,要问张文绍!”男人眉头微蹙,淡淡地说。

“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协议,都和我无关!你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漠小贝冷冷地说。

“这是我的家,你让我滚?嗯?”男人快步走到漠贝面前,粗厚的大手瞬间钳住了她的下巴,声音大提琴一般动听。

漠小贝被弄疼了,挣扎了几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打在漠小贝的脸上。

“你……绑架我……还强吻我……本来就是你不对!你先……跟……我道歉,我就跟你……道歉!”漠小贝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被捏碎了,疼得倒抽凉气,说话都有点儿含糊。

过了一会儿,男人猛地松开手,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却并没有挪开。

夜连城扬了扬嘴角,冷冷地说:“你该高兴,因为你通过初试了!”

初试?

她现在有工作啊,短时间内也没有要换工作的打算!再说了,她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老板是通过这样的方式面试员工的,简直就是变态狂!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啊!”漠小贝一头雾水,疑惑地问。

男人终于松开了手,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漠小贝咬咬牙,从小到到大她哪受过这种气!那么美好的初吻居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夺去了,而且,他居然这么堂而皇之地想要逃之夭夭。

她正打算拨打110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是继父张文绍打来的电话。

“喂,我被绑架了!你马上派人过来,把我救出去!”漠小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

“是我把你送过来的,还有,他可不是变态,也许他很快就会成为你的丈夫!”张文绍慢条斯理地说。

“什么?”漠小贝的的手一松,手机从指尖滑落,“啪”地掉到了地上。

此时,那个男人已经打开门出去了,“嘭”的一声,周围的一切再次恢复寂静。

漠小贝一时有点儿恍神,好像刚才那场激烈的吻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她愣了好久,双腿一阵阵发软。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便在她的房门前停了下来。

“当——当——当——”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漠小贝翻身下床,赤着脚快步走过去把门拉开,原来是张文绍。

“这是哪里?你刚才……就在外面?”漠小贝的眉毛皱成一团。

“这里是夜少的家,我刚刚就在楼下客厅!”张文绍似乎心情不错,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

“他是谁?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来?为什么?”漠小贝只感到一股怒气从脚底直冲到头顶。

虽然张文绍是她的继父,可是他一直对她视如己出,百般疼爱。漠小贝从来没有喊过他爸爸,可在她心里,他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母亲刚刚去世才几天,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前几天逼着她去参加各种各样的晚宴,介绍一些或年轻或不年轻的男人给她认识。今天呢,他更是过分,居然……

“最近公司里遇到了一些困难,只有夜少能帮忙!你应该体谅我,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张文绍的表情和说话的内容严重不符,每一个字都没有感情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