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之歌

第2章 初识

夜,依旧宁谧。

白洁的月光轻轻洒下,带给这个世界一丝丝慰藉。

在一间简陋的石屋里面,一只小小的蜡烛站在桌子上,顽强地燃烧着,似乎在对抗着这无边的黑暗。

这间石屋很是简陋,大小不过五六平米,只有一张木桌和一张床,而现在,这张床却被另一位女孩子占据了。

“阿布——给,阿羽。”阿羽点点头,结果阿布手中,哦不,嘴中的干净布料,来到身份不明的女孩的身边,将那块布放进水盆里洗了洗,替女孩擦干净脸。

仔细打量下,这是一名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十九岁左右,一身破烂的粗布衣服,而且身上看得见的地方有很多伤痕,旧伤加新伤,很是触目惊心,但是还不会留下永久的疤痕,修养一阵就会好的。而且阿羽的酿酒技艺可是很不错的,这一点他很是自信,他酿的酒,不仅仅好喝,而且还有药用效果,比如现在敷在女孩身上的一块块沾了药酒的小布,可以很好滴修复身体上的伤痕,还可以活血化瘀。

有时候阿羽自己都想开个酒馆加药店算了,可是一想到他的志向,就果断放弃了。

“嗯,可算是弄完了,好了,让她好好休息吧,阿布啊,呵呵,今晚就委屈你了,咱俩睡外面吧。”阿羽笑道,阿布无奈地道:“阿布——你说了算呗……不过,阿羽啊,这个女孩子不错哦,无论是相貌,身材,而且她似乎身上有一股贵族气息呢……”

阿羽无奈一笑,道:“没见过你这么眼光毒辣的鸟,还这么好色。唉,别和别人说这是我调教出来的…….”

“哈哈——”一人一鸟打闹着出了石屋,关上了木门。

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一直昏睡的女孩,默默睁开了双眼,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环境…..双眼微微往下,看见了自己四肢上贴着的一块块布料…..有些痒痒的,但是又有些温热的感觉….似乎习惯了冰冷与绝望,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小小温暖,女孩似乎眼中流露出一丝丝恐惧,害怕这只是梦境….

眼前,那只小小的蜡烛,还在默默燃烧着……

然后,女孩又慢慢闭上了眼睛…..这一次,更多的带着安心….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阿羽就早早起来收拾,准备新的一天生意,同时不忘把熟睡中的阿布弄醒,惹得阿布大声抗议…..

“阿羽,你不去看看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吗?”阿布问道。

阿羽笑道:“我先把早饭弄好啊,喏,这是昨天一位热心的老婆婆送的一袋自己种的香米,我就加了点东西熬了一碗粥,哎呀,快好了。”说着拿起勺子抿了一口,“嗯——可以啊,哈哈,我的厨艺和相貌果然是世间无双啊哈哈——”

“……”阿布一脸黑线。

“好了,你看着这里,我去给那位女孩送粥去。”阿羽笑道。

“哼,苦活累活给我,泡妞你去,真是会打算盘,算啦算啦,谁让我阿布大方呢。”

阿羽无奈一笑,来到了石屋门前,测过耳朵听了听,没动静,估计是还没醒吧,于是轻轻推开门,进了石屋,转身,眼神一下子凝固了……

眼前,那名女孩已经清醒过来,而且还下了床,似乎正在试图穿上自己准备的一套干净的灰色布衣,但是明显刚要穿,却被突然进来的阿羽看了个正着….

虽然伤痕很多,但是还是掩盖不住那白皙的皮肤,还有那少女独有的纤细的身材,而且胸前那一抹风景似乎也正值生机勃勃的时候,一头夹杂着丝丝紫色的黑色长发瀑布一般垂下,一双纤纤玉手正拿着一件衣服,呆呆地看着自己,双颊泛红……

“呃……”阿羽反应极快地出去关上门,道:“不,不好意思啊——我,我只是来给你送点吃的……没想到你醒了…….”阿羽此时也是手足无措,从小到大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或者说他和女孩的交流本来就少,加上年幼时父母早早去世,自己一个人出来闯荡,但是面对男女之事,确实不太懂得应付。

屋子里没有声音,但是却传来了穿衣服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不久,一个略显冷淡但是又夹杂着复杂情感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这时候轮到阿羽犹豫了,自己实在不好意思进去啊……看了看手里的那碗粥,一咬牙,还是进去了。

这次好多了,毕竟穿上衣服了,但是阿羽竟然有些恍惚,似乎还想看看那女孩不穿衣服的…..

“咳咳——”阿羽努力驱逐了脑子里的邪念,尴尬地笑了笑,挠挠头,把一碗粥轻轻放在木桌上,一股味道清香的气味充满了屋子。

“额,那个…..你身体刚刚恢复,先吃点东西吧,这是我自己熬的,很补身体的,呵呵。刚才,刚才…….”阿羽恨不得再长一个嘴。

女孩淡淡地看了阿羽一眼,又低下头,但是那股粥的香味进入了鼻子里,对于数天未吃东西的女孩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引诱,但是出于警惕和矜持,还是没动,但是自己的手指却不受控制地动了动。

阿羽注意到了,看着眼前满是伤痕的女孩,顿时尴尬的情绪烟消云散,只剩下了同情之心,端起碗,来到女孩面前,女孩往后挪了挪,阿羽用勺子舀了一口粥,笑着递到女孩面前,道:“没事的,我对你没恶意的,只是想让你身体尽快恢复过来……”

女孩没动,依旧低着头,阿羽笑了笑,继续道:“真的很好喝哦,你可以尝尝看…..”

“啪…….”女孩伸出右手一挥,勺子掉落在地,整间屋子里充满了莫名的沉寂…..

看着女孩,阿羽没有生气,轻轻一叹,弯下腰,捡起勺子,把粥放在桌子上,道:“不好意思了,是我吓到你了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来历和身份,可是我昨晚发现你的时候,我可以从你的眼中看出来,你还有未完成心愿,你还有不甘,是么?”

女孩没说话,但是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

“每个人出生在这世界上,想必都是上天的恩赐,它给了我们这条生命,让我们享受人生,那么我们不应该如此轻易地放弃它,对么?”阿羽扭头对着女孩淡淡一笑,道:“等粥凉一凉你再喝吧,你休息吧,我不会打扰你的,有什么需要叫阿布告诉我就好了,嗯,打扰了,是我冒犯了,呵呵。”说着,打开门,出去了。

屋子里,依旧散发着粥的香味……

女孩慢慢抬起头,秀发间隙中的眼眸,看了看那碗粥…..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虽然还是有很多疤痕,但是已经好了不少了,至少疼痛感基本没了……

阿布看见阿羽出来,笑嘻嘻地迎上去,道:“哈哈,果然没猜错,吃瘪了吧。”

“哼哼,你再笑,再笑有你好受的。交给你个任务,守在门外,随时注意里面那个女孩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摊子那边我一个人就可以。”

“哎呦——我们的阿羽也开始怜香惜玉了啊…..”阿布笑着躲开阿羽的魔爪,来到了门外,正经地道:“放心,绝对完成任务——”

阿羽摇摇头,怎么当初缺心眼捡了这么个二货鸟呢……“

于是,忙碌的一天开始了,酒馆依旧生意不错,而且阿羽的名声在这一片也传开了,一个热心肠的开朗的小伙子,所以村民们没事都去喝两杯,而且阿羽酿的酒确实好喝。至于食物,阿羽经常拿自己的酒和村民们互换,就连住的地方也是村民们提供的。

到了傍晚,一天又结束了,人们纷纷离开,留下一片残局,阿羽不得不苦着脸一个人收拾了。

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吹着口哨,无意间看了看那间石屋…..无奈一笑,继续收拾。

阿羽正低头擦着桌子,面前被一片阴影遮住….一股压迫感无形中袭来。

阿羽直起身子,看了看面前….十几名似乎是士兵装扮的人,淡淡地看着自己。

“额,几位是来喝酒的吗?不好意思啊,今天的酒买完了…..要不您明天再来…”

“少说废话,小子,问你个事。”为首的一名三十多岁的士兵,拿出一张纸,纸张有些泛黄,打开,上面画着一名女子的头像,下面还写着一些信息。

“额,怎么了?这个女子是谁?”阿羽疑惑地问道,虽然他第一眼就看出来那就是她。

“哼哼,小子,仔细看清楚了,这个女子可是……”说到这里,那名士兵顿了顿,道:“可是重要的犯人,你可见过?”

阿羽惊讶地道:“是么,这么美丽的女孩,有些可惜哦。”

“少废话,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昨天我们就接到通知,说她在这一带出现过,你在这里那么久了,难道没见过?”一旁一名二十多的士兵戾气有点盛。

“啊,是么?可是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卖酒的,赚个饭钱而已啊,真的没见过啊,要不你们再去问问那边村子里的人……”

“噌——”脖子一凉,阿羽默默看着加在自己脖颈大动脉上的锋利的剑,看着为首的那名士兵,笑道:“有话好说嘛,几位大哥。”

“呵呵,小子,你还很年轻,我也不想看到你这么一位小伙子现在就死去,没准你也可以当一个士兵呢?好了,废话不多说,昨天我们的人追击这个女的,循着路线追踪,但是她却不见了,而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说着,说着,他看了看阿羽,眼中一丝冷光闪过。

“是么,可是我也一样啊,真的没见过呢。”阿羽依旧是笑呵呵的,即使是生死关头,还是面不改色,这让那位士兵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道:“你不怕死?要知道,我们可是拥有先杀再报告的权利的。你没必要为了一名身份未知的女子,而送了命。若是可以,我可以推荐你去兵营报道。总比你现在强。”

“那就多谢了,可是我啊,习惯了这种自在的生活了,呵呵。至于那位女子,还是麻烦几位再找找吧……”阿羽笑着道。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说话了,空气都要凝固了……

…..

“哼……”收回剑,为首的那名士兵看了看阿羽,点点头,道:“那么打扰你了,咱们走。”说着带着其他士兵离开了……

阿羽看着那些士兵消失在视野中后,才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自语道:“吓死我了……”拿起抹布,继续擦桌子。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为什么……”

“啊——?”阿羽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女孩来到了自己身后,旁边还跟着阿布。

“为什么,你不怕死么?”女孩微微抬头,看着阿羽,目光复杂,双拳紧握。

“呵呵,怕啊,谁不怕死啊,可是啊…..”阿羽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起来,“我死就死了,可是你这么一位美丽的姑娘死了可就太可惜了么,呵呵,没事的,对了,粥你喝了吗?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看着阿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女孩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感,默默把一个木婉放在桌子上,转身朝着石屋走去,淡淡地道:“我叫叶颜卿…….”

阿羽一愣,笑道:“叫我阿羽就好了——”

阿布反常地没说话,默默看着二人……

阿羽看了看那个木婉,已经是空空如也…….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