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民工

第1章 血汗钱

宁海市开发区,正直酷暑,平时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此时却是人烟罕至。但在这气温高达三十余度的工地上,却是和街道正成反比。此刻,工地上是摩肩接踵,人声鼎沸。

只见到一群身穿破衣烂衫,头戴安全帽,手持各种工具的农民工们正在呼天抢地的呐喊着。

不过这群农名工并不是在热火朝天的工作,去努力建设和谐社会。而是在愤怒的呼喊着。

“还钱……还钱!”

“欠债还钱,还我们的血汗钱!”

只见到在讨薪工人的最前面,一面横幅之下,一名光着膀子,手中拿着一把铁锹的壮硕男子偏着头,向着身旁一位穿着蓝色破旧T恤的青年说着话。

“伟哥,你说我们这一年多的工钱,还能拿得到吗?”

“大壮,你还不信我?”王伟举了举手中的横幅,显出浓浓的自信。

王伟回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工友兼发小,道:“只要我们继续喊下去,这就成了群体事件。这种事想压是压不住的,所以一定会引起人们注意!”

“只要能够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等有关部门介入后,他高飞想拖欠都不可能。”

说罢,王伟向着众人一挥手,更是把手中写着‘还我们血汗钱’的横幅又举高了几分。

王伟深知大部分工友都已经一年半载没有拿到工钱了,最初时承诺二个月一结,结果一拖再拖,拖得没了尽头!

王伟自己一个大学生还能靠奖学金吊着,但是不少工友都是拖家带口在这里打工,长时间不发工资,他们连饭都吃不起了。过年时候尽然买不起回家的车票!

“你是大学生,是文化人,兄弟们都信你!”

看着前面带头的王伟,王壮也是举起手中沾满泥土的铁锹,跟着一起喊了起来,天生大嗓门的他或许用吼更合适。

与此同时,工地旁,一辆S系奔驰轿车正停在一众工人不远处。

轿车内,一位身穿黑色OL套裙,肌肤雪白的精致女子正坐在后排座椅上。

伴随着女子的呼吸,饱满的酥胸正上下起伏着,那精致无暇的俏脸没有丝毫波澜,和不远处那片喧嚣形成鲜明的对比。

最吸引人的是她那双犹如寒潭般的大眼睛,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感觉到丝丝冷意,知道这是一位身居高位且冷若冰霜的女强人。

“小姐,高飞的电话还是没人接,当初他收钱的时候表现的多积极,他一定是在躲着我们。”

女子身旁,一位长相甜美的女秘书放下手机,她眼中闪过了一丝忧虑。

“这个混蛋!”冰冷女子终于不淡定了,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她正是开发这块楼盘的公司总裁。

听到秘书的话,女总裁一拍身前的靠椅,眼中寒意更甚:“你让人通知他,我要和他终止合同,解散他的工程队!”

“还有,不能让他们再这样闹下去了,这个项目绝不能停工,否则锦绣集团的股票一定会跌,到时候我们的处境就更艰难了。”

“家族也不会让我再掌控锦绣了!”说到这,终是显露出些许不甘来。

女子微咬芳唇,眼中又露出坚定。想到做到,她不信自己亲自出马还解决不了。

“小姐,你不能去啊!”

见到女子想要下车,女秘术立刻拉住了她:“小姐,这都是高飞搞出来的麻烦,应该让他解决!而且下面人多嘈杂,我们没带保镖,太不安全了。”

“宁茵,我必须出面,否则事情会越演越烈,后果不堪设想!”

女总裁瞥了身旁的秘术宁茵一眼,微微摇头:“高飞可以拖,但我们不能拖。”

说罢,女子打开车门,踩着高跟鞋“噔噔噔”便走到了一众工人面前。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我是锦绣集团的总裁,这个华夏幸福城项目是我主导开发的。”

虽然女总裁竭力呼喊,但是在汹涌的人群呐喊中,她话声立即被淹没在了一片讨薪的呼吼声中。

看到王伟,拥有丰富看人经验的女总裁立即猜测出他可能是这帮工人的领头人,心中顿时有了计较,继续大声喊着:

“请大家不要着急,请大家回去工作。我会让包工头,尽快为你们发工钱的!”

“现在发钱。”

“废话少说,都说了八百遍了,连影子都没看到?”

“发钱,不发钱别想开工。”

王伟身边的几人回了几句,不过其他人仍旧充满愤怒的高喊着,丝毫不为所动,这些工人只认高飞!

“你是带头的吧,你和他们说,让他们继续干活,工钱就是砸锅卖铁我也会发的。”

女总裁终于低下天鹅般的头颅,看向了带头的王伟。

“想使用美人计?”

看着女总裁冰冷中略带焦急,焦急中又透露出无助的脸庞,王伟眼中闪过了一丝鄙夷,他自然而然的,把女总裁当成和高飞一个性质的黑心老板。

没理会一脸焦急的女总裁,站在一个砖头临时堆成的高台上,王伟一挥手,带着一众工人继续大喊。

“大家伙和我一起喊,黑心包工头高飞,还我血汗钱。”

在王伟带领下,一众农民工同样大声喊了起来。

“黑心包工头高飞,还我血汗钱!”

“黑心包工头高飞,还我血汗钱!”

在旁边一栋还没封顶的大厦中,一名满脸阴鸷的中年人俯视着脚下一众呐喊的工人,脸色很是阴沉。

“飞哥。”

这时候,一名留着小平头,胳膊上满是曼陀罗花纹身的青年走到高飞身后,一脸谄媚的看向高飞:“飞哥,都调查清楚了,是那个叫王伟的学生工带头的。”

“王伟?”

听到小平头的话,高飞看向人群最前方的王伟,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我倒是没看出来,竟是那小子,可惜这勤快小伙了……”

说着,高飞的眼光从王伟身上又滑到女总裁的身上,脸色透出一丝贪婪:“小妞,别怪我心狠,只怪你有一个好哥哥。”

说罢,高飞瞥了身旁的小平头一眼,对着小平头一挥手:“你去,搞定他,不用我教你了吧?”

“是,飞哥你看好吧。”

听到高飞这么说,小平头一点头,立刻走下了大厦。

此刻,王伟依旧带着一众民工大声呼喊着,远处已经围观了不少人。他身前的女总裁,则是紧握小手,俏目含煞的盯着王伟,心中是恨死了眼前的青年。

“你别喊了!”

“凭什么?”

“我会给你们钱的。”

“你以为我会信吗?”

“你要我怎么说你才信?”

“你怎么说我都不信!”

……

“你。”

女总裁脸色变得极差,从小在温室长大的她那里接触过这种场面,尽管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但是面对这帮苦哈哈,她真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王伟和女总裁对峙时,没人主意到,高飞派来的小平头早已混入示威的人群之中,更是悄无声息的站在了王伟身后。

瞥了一眼面前的大厦,小平头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他猫腰从王伟脚下的台子上抽出了一块红砖。

突然间,小平头就挥起板砖狠狠拍在了王伟的后脑勺上。

“嘭。”

只听到一声闷响,王伟的身体瞬间软了下去,向着前方倒去,正好爬在了身前女总裁的身上,不偏不倚的,王伟一脸就蒙进了两团高耸的峰峦之中。

“哎呀,你干嘛!”

女总裁被王伟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脚上踩着高跟鞋的她又怎么能够支撑住王伟一百五十斤的身体。

高跟鞋一歪,脚踝便被扭伤。女总裁的娇躯托不住王伟的身体,两人是一起向地上摔去。

“唔,好软。”

剧痛后,王伟只感到自己一头埋在了一片温香软玉之中,在昏迷前,除却隐约看到一个平头男子的侧影外,王伟便只记着这一片柔软与温暖了。

王伟趴在女总裁怀中,是晕死过去,却不知道是被砸晕的,还是幸福晕的。

女总裁下意识就想把王伟推开,可是伸手间,却感觉到一片粘稠。看着手上的鲜血,她惊慌的喊出了声。

“血,他流血了。”

“快,快……送他去医院!”众人这才如梦方醒,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王伟,人群顿时乱了起来。

没有人注意到,王伟后脑勺上的血迹顺着锁骨流到了他胸前的一块绿里透红的玉佩上。这玉佩吸收了王伟血液后,好像活了起来一样,逐渐软化消失在了王伟胸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