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药大师

第一章:流云大陆

流云大陆东南部海风城外。五烟谷中的峡谷内,孙峰正缓缓前行,寻找着什么。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孙峰都是在四处寻找,偶然才俯下身子,将一些灵草灵药采摘下来,放在背后的背篓里。

只不过,看他那神情,似乎非常郁闷。在又采了一株几乎没什么价值的低级灵草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我擦,最近是不是走背运。这一次出来十几天了,压根就没碰到一样值点灵石的东西。这一背篓的灵草,最多值一块灵石。这样下去,突破练气境三层不要到猴年马月啊!”就这样哀嚎着,一路朝着峡谷的底部走去。忽然间,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当下停止了哀嚎,快步向着那方向的源头走去。不一会,一个足有普通人屋子大的土黄色圆球,出现在了一株枯死了一半的老树枝干上。土黄色圆球的外部,一只只脚趾头大小的黄蜂嗡嗡地飞舞着。

孙峰当即眼睛一亮。

哈哈!竟然是土灵蜂的蜂巢!看这蜂巢大成这样,估计里面的灵蜜至少有十来斤!而且如果运气好,能得到灵蜜浆的话,那简直就是大发了!

只是一瞬间,孙峰就立马在脑海中计算出了眼前这个蜂巢的价值,开心的哈哈大笑。

土灵蜂的蜂蜜,对修士的身体气血有着不错的滋养作用,如果经常服用的话,修士的气血会变得比一般人强大一些,进而能在同修为的情况下法力较之别人多上那么一点。但前提是需要长年累月的大量服用才行。因为这个缘故,一斤的灵蜜才值半块下品灵石,十斤的话,就是五块下品灵石。灵蜜浆就更不得了,一两就值一块下品灵石……

哇哈哈哈哈,发达了!

孙峰先是毫无修仙者形象的大笑了一阵,进而思虑起对策来。

土灵蜂的蜂巢,并不是那么好捣的。虽说从小到大捣毁的土灵蜂蜂巢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了,但像这么大的,还真是第一次碰见,搞起来是有些麻烦的。

搞,还是不搞?

看着那大的吓死人的蜂巢好一会,孙峰终于还是受不了那至少五块下品灵石的诱惑。

毕竟这样的好运气要是错过了,说不定接下来几年里都摊不上一次。

妈的,反正死不了!他奶奶的,拼上一把!

像是给自己鼓劲般的地大叫了一声之后,孙峰便掠了出去。

对付此种土灵蜂,他可是有经验的很。以他练气境二层的修为,硬拼肯定是不行的。土灵蜂虽说是最低级的一级低阶妖兽,但架不住数量多啊。几千只一起铺天盖地的围上来,孙峰恐怕只剩下跑路一途了。

孙峰这会准备去找的,是一种叫做冒烟树植物。

这种植物看上去就像是柏树一样,只不过针形的树叶却是黑色的。一般大约能长到一丈多高。在流云大陆是一种常见的植物。该种植物平平无奇,唯独在燃烧的时候,能散发出大量浓烈的黑烟,并伴有刺鼻的气味,而这种气味却正好是土灵蜂的克星,土灵蜂只要一闻到这种气味,便会被熏的直接晕过去,没有个把时辰是醒不过来的。

这一招,孙峰之前屡试不爽。只不过这一次这蜂巢太大,孙峰担心万一其中有一些侥幸进阶的土灵蜂,能顶住一会时间给自己来几下的话,那就倒霉了。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有一次某个土灵蜂巢里出了2只进阶到了一级中阶的土灵蜂,逮着他就是一顿猛扎,虽然死不了人,但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他到现在还记得清楚得很。

他可不想再被扎上一次。

豁出去了!大不了,多费点时间,多准备点冒烟树就是!

孙峰心里这样想着,手中一道法术阴水刃发出,直接将一株一丈多高的冒烟树齐根而断。

这阴水刃的威力,果然不俗啊!

孙峰有些自得的想到,只不过想到那20块下品灵石的售价,就是一阵肉痛。

那可是20颗下品灵石,几年的存款啊!

孙峰心中哀嚎着。

轰!

前面山谷里传来的一声巨大的爆响,将哀嚎了一半的孙峰当即愣住。

几道各色的流光,激射而出,瞬间就抵达了孙峰这片山谷的上空。

是强大的修士在斗法!

御器凌空!筑基境修士!

孙峰脸色灰白,心中大惊,当即连动也不敢动,直接爬上了一株合抱粗的大树,躲在枝叶茂密的地方,紧张地注视着那几名修为惊人的筑基境修士。

此刻,空中一共悬停着4名修士,脚下飞剑灵光逼人,看的孙峰心中骇然不已。

他知道,他们脚下踩着的,那可是筑基境修士才能使用的飞剑类法器。

孙峰趴在树干上,一动也不敢动。

孙峰觉得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要知道在海风城里筑基境修士绝对算得上高手了。在孙峰的印象中,这类人物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平常在海风城里,一个月都见不着几回的。

而这回却是一下子来了4名,这叫他的小心肝如何不激动?

而且除了激动之外,孙峰的心中更多的还是害怕。

他可是听说了,筑基境修士的灵识要比练气境的自己强大好多,就算最差劲的筑基境修士的灵识全力外放的话,都能达到十来丈的样子。而自己目前这位置离这几人也约莫是这个距离。他孙峰可不会那些高档次的隐匿类法术。只要上面那三位老大随便哪一个用灵识扫一下四周,就极有可能发现自己。

万一到时候一个误会的话……

孙峰毫不怀疑,那几位杀自己的难度,会比喝水困难多少。

两位,这便是那洞府里的储物袋。我现在便打开!

就在孙峰紧张无比的时候,头上面三位筑基境老大其中的一位穿着黄色法衣,面目英俊的修士开口说话了。听语气,好像之前发生爆炸的那处地方是一个一直未被发现的洞府,这三人发现之后便联手探宝,如今便坐地分赃起来。那声巨大的爆炸声,也应该是这三人触动了洞府内的禁制阵法一类的东西,强行破解而引起的大爆炸。

上面的三位大哥,你们快点分分赃离开吧!这样一直呆在上面,我可的心脏可吃不消啊!说不定就给整出个心脏病什么的就不好了啊!

趴在树杈上的孙峰内心狂叫着,他现在就指望着这三人快点分完东西离开。

好!张兄不愧是黄叶门的少主,我们3人自然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那三名筑基境修士见张姓修士如此说,马上欣然说道。

而听到这句话的孙峰,几乎瞬间石化。

竟然是黄叶门的少主!

陈伟心中震撼无比。

其实这也不能怪孙峰这样一个低阶小散修没有见过世面。要知道,黄叶门是海风城附近方圆千里之内最大的宗门了,孙峰听说黄叶门的掌门黄叶散人,可是分念境一重的修士!据说正是因为黄叶散人坐镇黄叶门的缘故,就连海风城的管理者海风宗都沦为了黄叶门的跟班。

而且孙峰还听说,那黄叶门的少主,已经是筑基境三层的修为!

筑基境三层的实力啊!

这份实力,孙峰最多做梦的时候想想。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在有生之年修到筑基境,然后再想办法搞一把飞剑,在明月之夜御剑临空,过一回瘾。

那好,我打开了。

就在孙峰想入非非的时候,张姓修士将储物袋打开了。

法器表面的灵光,一瞬间让4名筑基境修士的眼神狂热了起来。

1,2,3,4,5……

一件件或是鼎状,或是刀型,或是手镯,或是铠甲形状的法器悬浮在了与几人平行的半空。

一共8件!

5件下品防御法器,一件攻击类下法器,还有一件钟状的音波类法器。至于这一枚戒指状的……储物戒指?!

几人的目光,在一件件宝物上流连,在看见钟状音波类法器的时候,几人的眼中都出现了贪婪的神色,只不过其余三人眼中的这种神色只是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种黯然的表情。

也是,这东西再好,也不是自己能拿的。

黄叶门的少主,他们谁也敌不过,况且他背后的势力,三人更是惹不起。

但这种眼神,在看见那一枚戒指的时候,都消散无踪,而是一种更加疯狂的狂热!

储物戒指!

如果真的是储物戒指,那……

4人全部疯狂起来。作为筑基境修士的他们,知道的东西比起孙峰这种修仙界最低层的菜鸟要多的太多。据他们所知,这种戒指只有周天境以上的强大修士才能炼制,其内的空间要比储物袋大出十余倍之多。

储物袋中的东西,就已经十分惊人了。

那这枚戒指……

四人都不自觉地用灵识飞快地往这枚一扫。

只是扫过之后,几人脸上的狂热全部消失无踪。

“我干!竟然是一枚损毁的储物戒指!”其中一名散修竟忍不住破口大骂出声。

其余几人倒是没有出声,只不过看那清一色的郁闷至极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至少已经经骂了几百遍。

“既然这样。那就按照之前说好的,我们四人各占四分之一来分配这些宝物,都没意见吧?”黄叶门的少主出声道。

“此次探宝,张兄居功至伟,我等自然没有意见的。”一名浑身罩在灰袍中的修士略一拱手说道。

“那好,诸位也知道,我身为黄叶门少主,这几件攻击防御类的法器对我来说都没太多的用处,这样吧,这次我就吃点亏,这只小钟就归我便是,另外那件损坏的储物戒指我也就收下了,就算是另外一件吧。其余的六件,你们各自分了吧!”黄叶门的少主轻描淡写地说着,手中却是黄色灵光一卷,将这件音波类的法器收入储物袋中。

其余三人见此,眼中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

说的轻巧!好像我们占了便宜似的!可谁不知道此类音波类的法器的价值,是远超同品阶法器的价值的!这件小钟虽然是下品法器,可如果放到拍卖会上去拍卖的话,恐怕都不会亚于一件中品攻击类法器的价格的。

不过这些,自然不会说出来。

几人各自收了两件下品法器,正要道别离开的时候,张少主却站在上空,冷冷地说了一声:“那位道友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究竟是何意?在下黄叶门少主张麟,还望道友现身一见!”

完了完了!

孙峰心中大叫不已。因为张麟的一双眼睛,正朝自己躲藏的大致方位看过来。

他根本是感觉到了自己在这个地方!

“这位道友,莫非是不给这个面子,非要我动手去请么?我数到三,你若是再不出来,我便只好请道友出来了!”张麟冷冷地说道,同时开始计数。

一!

“前辈,我是凑巧路过的,真的是路过的啊!”

让张麟以及其余3名修士大跌眼镜的是,张麟刚刚数了个一,一个面目普通的灰衣修士便大叫着跳下树来,跌跌爬爬的求饶道。

娘的,这个孬种,真是把我们散修的脸都丢光了。

那三名散修脸色难看。

孙峰这会,可顾不着什么面子。

他是最低层的散修,这类的散修,或许哪里有什么天材异宝之类的传闻知道的极少,但修仙界的一些传闻,他们可是知道的最多。

他可是在海风城的酒馆里听说,有一些性格骄傲的修士,如果再数到二的时候对方还不出来的话,说不定就根本不会数三,而是直接出手灭杀的。

孙峰可不敢赌,毕竟小命只有一条,况且现在还是个处男,连女人味都没闻过几口,要是死了的话,就太他娘的不值了。

要是这次命大,顺利过关的话,回去说什么也要去花姬阁花上3块灵石,找一个娇滴滴的女修过把瘾。这样的话,就算死了,也基本值了。

“小子,你既然是路过,为何鬼鬼祟祟地躲在树上窥视我等?莫不是想趁机出手抢夺宝物?”

其实之前张麟就发现下方的树杈上趴着一名练气境的修士,按照他的计划,是在此次分赃完毕之后,将其吓出来,略施手段,借此震慑一下这次与自己一同探宝的散修,省得他们出去乱说。

只是看见孙峰的猥琐模样,他便明白,如果那样做的话,指不定下面这名修士会做出什么事来,到时候别吓不住人,还闹了个笑话。

“几位,几位前辈大哥,你们也太看得起晚辈了吧?就晚辈这点破修为,连给各位提鞋也不配啊!各位前辈老大,我来这里,是为了采些灵药,没想到遇见了一窝土灵蜂,就想砍一棵冒烟树去熏晕那些蜂子,搞些灵峰蜜的啊,我真的是路过的啊……”

孙峰继续哀嚎道。

一窝土灵蜂?

张麟顺着孙峰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一棵几人合抱粗的大树树杈上,挂着一只巨大的蜂巢。

这小子倒是没说谎。这下杀了他的话铁定落了个滥杀的名声,传到门主那里反而不美。张麟心中暗道。

不过,也不能这么算了。

张麟心中略一思量,便有了计较。

锋的一声尖啸,一道金色刀刃便脱手而出,直直地射向那几十丈外的土灵蜂巢。

刀刃上散发出的锐利气息,顿时压得陈伟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就是筑基境修士的发出的术法?实在是太,太强大了!

看样子,恐怕都是玄阶的书法!

蓬!

一声闷响。

土灵蜂的老巢被从中上部洞穿,毫无意外地掉在了地上,碎成了几大块。几千只土灵蜂顿时一齐飞了出来,嗡嗡嗡地响成了一片。

“小子,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不是来采蜂蜜的吗?现在我替你帮蜂巢都打下来了。你只要过去,将其中的灵蜜浆取过来,我不但不会追究你此次鬼鬼祟祟偷看我们这等触犯筑基境修士威严的罪过,还会将这戒指送给你。”

说话间,张麟将那枚损毁的储物戒指在手中抛了抛。

什么?不是吧?现在过去取灵蜜浆?那小爷岂不是要被蛰成马蜂窝?

可如果不去的话……

“各位前辈大哥,小弟我真的是路过的啊!”无奈之下,孙峰再次哀嚎了一声。

“恩?”张麟冷冷哼了一声。

“我去,我马上去!”孙峰马上拾起地上的那棵被砍倒的冒烟树,点燃之后以抱头鼠串的姿势,朝着那群已经暴走的土灵蜂冲去。

孙峰好歹是一名练气境二层的修仙者,几十丈的距离几个呼吸之间便跑到了,一大群被莫名其妙强拆的土灵蜂正愁找不到发泄对象,看见孙峰就这样冲过来,顿时暴走了。

冒烟树冒出的滚滚浓烟,在此刻却是不大顶用了。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孙峰便被蛰了几下。

但此刻,孙峰却是顾不了这么多了。被蛰事小,小命是大。此刻他正在奋力地挖着。只是这一举动更加刺激了这群土灵蜂,孙峰瞬间就变成了月球表面。

我说土灵蜂大哥,你真他娘的不明事理啊!强拆你家的明明是张麟那个王八蛋,你跟我在这边较什么劲啊!

心中郁闷的叫骂着,手上的动作却是越来越快,随着一块块的被挖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乳白色球体被孙峰挖了出来,滚到了一边。

“灵蜜浆囊!”孙峰热不住激动的嚎叫了一声,马上拔腿狂奔。只是数个呼吸间,孙峰就冲到了张麟的下方。

“你做的很好。把灵蜜浆囊抛给我,你可以离开了。记住,修仙首修心,猥琐奸诈是我辈修仙之人的大忌。此次便当做是个小小的教训,你以后好自为之吧!”张麟很有高人风范地对着孙峰说了这么一通之后,将那枚破损的储物戒指丢给了孙峰,收了灵蜜浆囊之后便御起飞剑,金芒一闪,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消失在了五烟谷的尽头。

“我干你大爷的!”直到张麟消失掉一柱香,孙峰才大骂出声。

那一囊的灵蜜浆,至少有一斤!一两就是一块灵石,十多块灵石啊!就这样……

孙峰欲哭无泪。

将张麟丢在地上的那枚戒指捡起之后,孙峰一连砍了十几棵冒烟树,重新杀了回去,直接将那群土灵蜂给熏得七荤八素,从碎裂的蜂巢里抢救出了三斤多蜂蜜之后,才悻悻地回去了。

“啊!我干你大爷啊!”海风城东郊一间普通的石屋里,传来了一阵阵惨叫声。

这声音,自然是孙峰的。

今天,他实在是霉到家了。被土灵蜂蛰得跟妖兽一样不说,最让孙峰心痛的事情是那些土灵蜂的蜂蜜与灵蜜浆。灵蜜浆自然不消说,是被张麟那王八蛋抢去了。

孙峰是可惜那些灵峰蜜,那么大一个蜂巢,里面的灵峰蜜至少十几斤,可惜大多数的灵峰蜜都流了一地,无法采集了。最后孙峰忍着被再蛰一次的痛苦,才抢救回来可怜的三斤多,这点灵峰蜜连两块下品灵石都卖不到。

张麟,小爷我诅咒你一辈子修不到周天境!

又在心中狠狠地骂了一句之后,孙峰拿出张麟给的那只储物戒指,放在月光石下研究了起来。

虽然他心中明白,张麟是绝对不会将好东西给他的。但孙峰可是亲眼看见,这戒指可是从那洞府里的储物袋里取出的,也许有玄机也说不定。

但孙峰只是放出他那可怜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灵识一探之后,便再没了兴趣。

这竟然是一枚破损了的储物戒指,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就连材质也是修仙界最大白菜的材料玄铁。

你大爷哟!什么人那么无聊,竟然用垃圾的玄铁炼制植物戒指这种高级货,碎了活该!

可能是为了迎合孙峰的这句话,石屋梁上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只肥大的老鼠,对着孙峰吱吱喳喳的叫。

该举动,让受了一肚子气的孙峰马上暴走,直接将手中的这枚破戒指砸了过去!

吱哟~~~~~~~~~~~~~~~~

老鼠被孙峰直接毫无人性地命中了菊花之后,惨叫着跑开了。而几乎同时,一个让孙峰汗毛倒竖的声音响起:干你大爷!什么东西这么臭!

什么东西!

孙峰瞬间被吓得跳起,如临大敌的他赶紧从身上摸出了两张火球符。

火球符,是低阶下品的符箓。没两张售价一灵石。这两张火球符,是孙峰买了带在身上以防万一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直接掏了出来。

破损的戒指里,冒出一股白气,这股黑气渐渐地凝型,一个黑袍老头的形象悬浮在了屋内,出现在了孙峰面前。

“你是什么东西?从实招来,否则别怪本大爷不客气了!”

孙峰警惕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黑袍老头,灵识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灵气波动。这至少说明,这从戒指里冒出来的神秘老头并不是鬼魂一类的东西。接下来夺舍一类的事情应该不会发生。

不过孙峰也不敢大意。修真界无奇不有。更何况这黑袍老头目前依旧身份不明,是万万不可掉以轻心的。

“不会吧?我是说你白痴还是说你见识少好呢。连器灵都没有听过吗?”黑袍老头见孙峰如此,马上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孙峰说道。

器灵?

孙峰闻言一愣。